开张3月就盈利?奇客巴士这家“黑科技”集合店有何门道

新零售智库 何承轩
摘要:推销扰人、价格虚高且不透明、产品严重同质化……在奇客巴士创始人李晓鹏看来,这些是传统“数码电脑城”最大的弊病。

在很多城市,数码电脑城纷纷关张或转型,让人感叹3c数码线下生意不好做。在杭州,一家名为奇客巴士的创业公司,却称开张三个月就开始盈利,门店坪效在银泰百货也名列前茅。

奇客巴士在杭州城西银泰开了两家门店,一大一小,均是“黑科技”集合店。其中,大店开在小米之家对面,小店专门面向女性消费者。奇客巴士称自己为“科技界的诚品书店”,十分注重门店颜值和品味,聘请了知名设计师设计装修方案。

奇客巴士创始人李晓鹏说,奇客巴士大店月均营业额200万以上,相当于每平米的年度销售额在1万元以上,小店的坪效则更高。

这家创业公司已获得2500万元Pre-A轮投资,其中一部分来自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A轮融资也在洽谈中。

“我赌一件事情,五年之内,你会买的电子产品肯定超过50个单品。”奇客巴士对记者说。他十分看好科技消费品的未来市场潜力。

1985年出生的李晓鹏是一位超级数码控和连续创业者,当过智能硬件公司乐泡的营销总经理,也在深圳华强集团和松禾资本先后任职。据称,他使用过三百多台手机,戴过的智能手表则有150多块。

2016年年初,开设“奇客巴士”的想法在他脑子里开始成型。当年11月,第一家店在杭州的城西银泰开业。

李晓鹏有两位70后合伙人:王剑强曾在银泰百货分管集团企划等业务,熟悉线下零售。洪根强在搞创业孵化器等项目,徐小平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经透露他投资的第一个人叫洪根强,“他找我说要做中国的FaceBook,我就投了。”

奇客巴士VR体验区

推销扰人、价格虚高且不透明、产品严重同质化……在李晓鹏看来,这些是传统“数码电脑城”最大的弊病。奇客巴士的定位是“好用的新科技”,不盲目追求“新奇特”,而以“真正好用”为宗旨,代表性产品有电动牙刷、扫地机器人、智能投影仪和无人机等。

奇客巴士想让用户“近距离、零压力”地感受科技,而真正的体验只能在线下,比如一款投影仪的流明和投放尺寸大小,没有实物根本无从想象。奇客巴士保持和各大电商平台同价,李晓鹏相信用户“没有理由不在店里下单。”

提供更好的选品和服务很重要。作为一家“买手店”,奇客巴士一家店配了5名买手,根据所在城市居民的消费习惯来选品。以城西银泰两家店为例,大店SKU超过1900个,面向女性的小店“奇客巴士·驿”超过570个,两家店50%以上的SKU不重叠。

在店内开辟茶饮休息区,提供更便捷的售后、分期金融服务,以及让促销员熟悉每样产品的玩法,但杜绝推销和骚扰——这些也是奇客巴士提升用户体验的方式。

在某种意义上讲,奇客巴士也是一个线下黑科技产品平台。杭州的Rokid是国内最早涉足智能音箱的公司之一,今年7月在奇客巴士开设了“店中店”,创始人祝铭明连续两周去奇客巴士当导购员。

以文风犀利、喜欢给互联网大公司“差评”出名的科技自媒体差评,在淘宝开出了黑科技产品店“黑市”,同时也在奇客巴士有两个展架,寄售他们的产品。

奇客巴士儿童区 

李晓鹏说,在前端的商品和服务,后端的流量成本、进店时间、转化率、复购率等指标上,线下店都能追平线上,甚至做到更好。

他向记者展示了人脸识别客流分析系统提供的数据。其中位于城西银泰商场地下一楼的小店占地36平米,一楼的大店占地360平米。2017年6月27日,周二,大店客流1600人,小店809人;6月25日,周日,大店客流3400人,小店2000人;6月24日,周六,大店客流3400人,小店2100多人。

他称,奇客巴士大店日均客流保持在2300人次以上,月均营业额200万以上。在营收上,奇客巴士以产品销售和招商联营收入为主,并不打算开放加盟。

在李晓鹏看来,“数码电脑城”模式之所以失败,电商冲击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很大程度上还是来自于自身观念的落后。虽然尚未有做电商的计划,不过奇客巴士在其微信公众号中打造了会员营销系统,不定期推送活动、上新信息和优惠券,让用户更愿意回到门店体验。

据介绍,奇客巴士会开出更多门店,门店选址包括杭州龙湖天街滨江店、西溪银泰城,以及浙江省内的东阳银泰城。这个很会搞事,也很好推广自己的团队到底能走多远,值得我们关注。

阅读全文
原标题:开张3月就盈利?奇客巴士这家“黑科技”集合店有何门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