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vin现在归复星所有 品牌发展计划目前尚未公布

好奇心日报 胡晓琪
摘要:Lanvin现在归复星所有,“卖身”所得资金解决了流动性危机,品牌发展计划尚未公布。管理混乱和品牌定位模糊,是Lanvin如今面临的最大困境。

在经历了近几年高层动荡、业绩低迷,以及屡屡传出被收购的传闻之后,这周四,129 岁的法国独立时装屋 Lanvin 的故事,以被复星集团收购多数股权的结局收场。

这是最新一起中国投资者对欧洲奢侈品牌的收购案。这个月,山东如意集团买下了瑞士奢侈品牌 Bally,花了 7 亿美元。复星收购 Lanvin 大部分股权的交易没有透露具体金额,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说,大约花了 1 亿欧元( 1.23 亿美元)。

复星国际副 CFO 兼复星时尚集团执行总裁的程云评价此次收购说,中国成了全球奢侈品市场的主要驱动力,复星的国际资源和经验能为 Lanvin 带来符合其奢侈品定位的更多价值。

复星最出名的业务是医药健康,但近些年正在全球时尚与消费品领域积极寻找适合投资的品牌。2015 年 3 月,复星对外公布了复星快乐时尚大产业“1+1+1”战略,同年成立复星时尚集团负责投后管理。近十多年来,复星陆续出手生活方式和时尚领域,先后买下了高端度假村品牌 Club Med、希腊时尚品牌 Folli Follie、美国女装品牌 St.John 和意大利高定男装品牌 Caruso。去年,复星还加入了对 Bally、The Body Shop 的竞购,还有传闻说复星瞄准了高端内衣品牌 La Perla,在去年年底对其进行了为期 30 天的尽职调查。

但在竞争对手纷纷看中了中国市场的背景下,复星收购 Lanvin 并想从中获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Lanvin 的生意以成衣为主,服装和配件的销售比约为 6:4,更有内部人士推测这一比例可能为 8:2。它不仅没能像其它奢侈品牌那样,越来越靠包包赚钱,女装系列近年还在以两位数的速度下降。

混乱的管理和不清晰的品牌定位,是 Lanvin 如今面临的最大困境。2001 年,曾手握 Lanvin 75% 股权的台湾媒体大亨王效兰找来了明星设计师 Alber Elbaz,为 Lanvin 奠定了品牌后来标志性的设计风格,从背后裸露的拉链到缎带花边,《Vogue》市场总监 Virginia Smith 称其为“一种缺憾的美感”。

Lanvin 在 2012 年时达到顶峰,前 Moschino 的 CEO Thierry Andretta 在任期间销售额翻了一倍,至 2.4 亿欧元。和前任执行董事 Paul Deneve 一样,Andretta 在 2013 年因“个人原因”离开,两任高层的出走被认为是王效兰保守而固执的经营策略引发的意见不合。

创意总监 Alber Elbaz 的境遇相似,他认为“品牌需要更多接受外部投资,有一套明晰扎实的管理策略”。 Alber Elbaz 在 2015 年被意外解雇,这件事成了当年时尚圈的重磅炸弹。后来的创意总监没能像 Elbaz 那样为 Lanvin 奠定讨人喜欢的风格,新上任的设计师 Olivier Lapidus 曾放话要打造“法国的 Michael Kors”。《纽约时报》在 2017 年时以一篇名为《如何在三年内摧毁一个品牌?》评价 Lapidus 上任后 Lanvin 的秀场表现,认为他并没有带回 Lanvin 的优雅,也没有塑造清晰的品牌形象。

该公司的销售额一直在下降,2016 年,Lanvin 营收大跌了 23%,至 1.62 亿欧元,到 2017 年,Lanvin 十年来首次亏损,损失了近 1830 万欧元。更有分析预计,品牌今年的跌幅将扩大至 30%,亏损扩大至 2700 万欧元,Lanvin 目前正面临无法支付员工工资的尴尬境地。为度过难关,大股东王效兰不得不改变对投资的不情愿态度,在去年年底承诺为 Lanvin 注资,但有消息人士透露这笔资金并未到账。

陷入困境的 Lanvin 急需新的资金注入。早在 2014 年,旗下拥有 Valentino 和 Balmain 的卡塔尔王室投资集团 Mayhoola 提出约 4 亿欧元的出价,但被王效兰拒绝了。在今年的竞购中,有消息称 Mayhoola 不愿再出多于 1 亿欧元的费用,最终复星赢得了这场竞购。

交易完成后,王效兰失去了对 Lanvin 的控制权,曾拥有 25% 股份的瑞士商人 Ralph Bartel 仅保留少数股份。复星的这笔资金中的大部分,将首先用于支付损失和未付的薪水,解除 Lanvin 的流动性危机,目前还未公布进一步的品牌发展计划。 

阅读全文
原标题:Lanvin现在归复星所有 品牌发展计划目前尚未公布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