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鸟现大规模人事变动 要从企业内部进行改革!

蓝鲸产经 鲁佳乐
摘要:贵人鸟现大规模人事变动,董事会成员人数由11人调减为7人,董事林涛、程杭辞职,林思萍、李志平辞去董事职务后仍在公司任职...

贵人鸟的颓势再度引发业内关注。

近日,该公司董事会发生大规模的人事变动,高管扎堆离职引起市场猜测。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中,贵人鸟疯狂扩张,以“买买买”的方式在多元化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然而,盲目的多元化不仅没有带来预期的成效,却造成其股价下跌、业绩下滑、库存增长、毛利率下跌等一系列后遗症。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直言:2018年以来,贵人鸟采取变卖资产、转变营销渠道等策略进行自救,能否走出阴霾重回主业,前景并不乐观。

董事会变动,高管扎堆离职

2018年12月29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董事会成员人数由11人调减为7人,其中非独立董事人数由7人调减为4人,独立董事人数由4人调减为3人。

同时,贵人鸟董事会于当日同步收到部分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的《辞职报告》。其中,林涛辞去公司独立董事及董事会各专业委员会相关职务;程杭辞去董事职务,上述二人辞职后将不再担任贵人鸟公司任何职务。林思萍辞去董事职务,辞职后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李志平辞去董事、财务负责人职务,辞职后将继续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此外,公告中还称,贵人鸟董事会将根据有关规定尽快聘任财务负责人,在未聘任新的财务负责人之前,暂由贵人鸟董事兼副总经理林思恩代为履行财务负责人职责。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的2018年12月11日,贵人鸟曾发布公告称,因存在违规事项,公司财务总监李志平、前任董秘周世勇以及现任董秘洪再春被福建省证监局出具警示函,责令其进行整改。公告显示,经福建省证监局检查发现,贵人鸟存在未及时履行相关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未按照交易实质进行财务核算、提前确认资产处置收益等违规行为。

在业内人士看来,贵人鸟此番人事变动或与其此前剥离资产、转型直营的战略有关。鞋服行业分析师马岗告诉蓝鲸产经记者,贵人鸟由于转型失败,在业绩不好的情况下,采取变卖资产、关店等方式进行自救,而企业内部则很可能出现意见不统一的情况。

亦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这样的人事变动也透露出贵人鸟要从企业内部、从管理层开始进行改革的决心。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贵人鸟一直在进行变革,为曾经的转型不利买单,而变卖资产是该公司选择的首要自救方式。2018年8月初,贵人鸟宣布将其持有的参股公司:康湃思体育管理有限公司37%的股权与康湃思体育咨询公司37%的股权,转让给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这笔转让涉及交易金额总计1.43亿元。

2018年8月8日,贵人鸟再次发布公告称,将持有的虎扑体育13.66%的股权作价2.73亿元,转让给上海鼎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该笔交易完成后,贵人鸟将回收2.39亿元投资款,并获利3000万元,本利将全部用于偿还借款本息。

2018年12月,贵人鸟再次折翼,宣布拟以人民币3亿元转让其持有的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之行”)50.01%的股权。而此项交易,将给贵人鸟带来1.3亿元的亏损。

此外,渠道转型是贵人鸟的另一自救方式。2018年12月12日,贵人鸟对外公告称,计划将原来部分的传统贵人鸟品牌经销授权合作模式逐步转变为类直营合作模式。据公告透露,贵人鸟拟收购部分经销商的渠道资源,并收回其部分库存。

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在接受蓝鲸产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系列的动作已经传达出贵人鸟要回归主业的决心。

多元化之殇:股价暴跌、利润下滑、存货上涨

可以说,贵人鸟为其盲目的多元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2014年,贵人鸟作为体育第一股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之后,该公司便宣布了“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的战略升级目标,并开始了“买买买”的扩张之路。

2015年初,贵人鸟以2.4亿元入股虎扑体育,并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同年7月,买下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BOY 30.77%的股权。2016年,该公司买下美国篮球装备品牌AND1在大中华区为期31年的独家运营权,还收购了代销耐克、阿迪等多品牌体育运动产品的线下零售渠道商杰之行和名鞋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贵人鸟又宣布拟以27亿元高溢价收购威康健身100%股权以布局体育健身领域,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除了上述重大收购外,贵人鸟还曾在体育保险、互联网体育游戏等方面有所布局,但都未激起太大的浪花。

然而,这一系列的收购却为贵人鸟带来不少“后遗症”,首先便是业绩的下滑。蓝鲸产经记者梳理贵人鸟近年的业绩报告发现,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贵人鸟营收分别为19.69亿、22.79亿、32.52亿和15.36亿;净利润分别为3.31亿、2.92亿、1.57亿和0.34亿。从数据上看,营收上涨的同时,净利润却在不断下滑。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分析称,这与贵人鸟主营业务毛利率不断下滑有关。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贵人鸟主营业务运动鞋服行业毛利率分别为45.18%、39.84%、32.76%、30.60%,呈逐年下滑的趋势。

而贵人鸟大力发展的“副业”毛利率也在逐年下滑。自2016年开始,贵人鸟新增合并报告范围,其中,招商代运营业务主要来源于杰之行及名鞋库,而体育经纪业务来源于BOY。然而,贵人鸟财务报表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招商及代运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4.97%、46.61%、45.47%;体育经纪业务毛利率分别为98.92%、90.28%、88.04%,无一不呈现下滑趋势。

不仅如此,多元化之后,贵人鸟还迎来了关店潮。2014年至2018年上半年,贵人鸟品牌直营店由开始的4家变为3家;加盟店数量也逐年减少,由2014年的5022家,到2015年的4461家、2016年的4102家、2017年的3726家、2018年的3523家,每年的开店速度赶不上关店速度,三年半时间净关店1499家。

存货不断增长是贵人鸟多元化的又一痛点。蓝鲸产经记者查询数据发现,2015年贵人鸟存货为1.70亿,存货周转天数为63.72天;到了2016年,因新增控股子公司杰之行、名鞋库,导致贵人鸟期末存货情况同比增长幅度扩大,达到4.74亿,增幅达177.98%,存货周转天数为85.71天。

受以上因素的综合影响,贵人鸟股价2018年以来频频下跌,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该公司市值已经蒸发超140亿元。

马岗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体育产业更多偏向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赛事,另一方面是体育用品器材消费,这是两个比较大的维度。而贵人鸟在体育产业的布局都是一些概念性的东西,没有深入做进去。另外,体育产业是耗资巨大的产业,通常情况下大财团、大企业才有能力进入,例如万达、恒大、华夏幸福以及BAT、苏宁云商等。而贵人鸟显然没有这个能力。

程伟雄则对蓝鲸产经记者坦言,主业不强大的情况下,是无法保证副业强大的。就目前来看,探路者、贵人鸟等向体育产业多元化的布局都称不上成功,反观安踏等企业在主营业务上站稳脚跟便取得了较好的成绩。“盲目的做体系外的延伸,没有和主营业务形成互补是注定会失败的。”

阅读全文
原标题:贵人鸟现大规模人事变动 要从企业内部进行改革!
返回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