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超级物种“动荡年”:开店46家、加速迭代优化与被“剥离”

赢商网 陈绮琪
摘要:2018年,永辉超级物种开店46家,新进驻七城。期内,超级物种推出超级研习社、永辉私厨以及开发消费新场景,但持续亏损的它被永辉剥离了。

虽然比盒马鲜生晚一年面世,超级物种的发展步伐却毫不逊色,其第一年的开店量便超过了盒马起步两年开店数量之和。(注:超级物种2017年开店27家,盒马2016年、2017年共开店23家。)

2018年,超级物种进一步加快开店,全年新开46家门店,新进驻了7个城市,完成一线城市的布局,并加速下沉二三线城市。期内,超级物种不断优化商品结构,以增强消费者的黏性,同时还推出新物种和开发新场景,自身竞争力得到进一步增强。

然而,加速开店与频推新物种,仍未能让超级物种摆脱发展窘境,“亏损”依然是它绕不开的痛。在连亏三年后,永辉超市毅然决然把它“剥离”了。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 超级物种

  (文末附超级物种2018年开店详细盘点表格)

开店47家 未能完成年度开店目标

据赢商网统计,2018年,超级物种开店46家,约为2017年开店27家的2倍。值得注意的的是,在永辉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超级物种计划开出100家门店。但据证券日报报道,在2018年11月,永辉超市在互动平台上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超级物种开店计划有所调整,从年内开店100家调整为开店总数100家。

然而截止2018年12月底,超级物种总门店数量为73家!换言之,在永辉调整年度开店计划后,超级物种还是未能完成目标!

门店布局再拓七城 加速下沉二三线城市

2018年,超级物种共新进驻了7个城市——广州、佛山、扬州、莆田、宁德、泉州和宁波。值得注意的是,上述7个城市,除了广州、宁波,其余5个城市均为二三线城市。超级物种加速下沉二三线城市的战略非常明显。

超级物种在加速下沉低级城市的同时,也在大力抢占消费潜力巨大的一线、新一线城市。据统计的数据显示,2018年,超级物种在一线、新一线城市落地的新门店达34家,占门店数量的74% ,占比较2017年的63%有所上涨。

优化商品结构 增强消费者黏性

去年2月,超级物种在佛山首店引进了合作物种“蜜思沙拉”,提供沙拉等轻食产品,并推出了超级物种自有品牌——超级U选,包括优质肉类、鲜蔬、干货等商品。

除了佛山店,超级物种北京安贞门店的商品结构也有所调整,引入更多生鲜品类、自有品牌商品等,同时压缩低温乳制品、日配商品比例,加入更多能够满足日常生活基本需求的商品品类,最终将零售板块占比做到50%以上。

超级物种虽然采用“零售+餐饮”的运营模式,借力体验业态吸引了不少客流,但作为传统零售企业永辉超市孵化的物种,其零售根本基因不会改变,售卖商品依然是它的主要功能,这一点从超级物种的门店商品结构调整也能看得出来。

孵化新物种 推出超级研习社、永辉私厨

超级物种除了继续“开拓疆土”,还进行了创新,孵化了新物种——超级研习社和永辉私厨,并在福州、上海进行内测。

据悉,超级研习社主要在于产品和技能的培训,它正转型升级为一个向外开放的体验式业态,未来或会对行业开放,承担企业和个人用户服务,或开放一些体验式课程。永辉私厨则由超级物种孵化而来,定位类似中高端、社交化餐饮一站式服务综合体,具备私人订制餐饮服务、咖啡吧、内部团建等功能。

不难发现,超级研习社、永辉私厨与超级物种的定位有着极大的差别。超级物种更像是零售场所,超级研习社、永辉私厨则更像是一个体验空间。

开发消费新场景:电影、电竞主题店,机场商业...

2018年,超级物种频频牵手热门IP,不断打造消费新场景:

“跨界”faceu激萌:超级物种与faceu激萌进行跨界合作,结合超级物种的特色“生鲜”食物,将海鲜、水果等化身为“卡通人物”,将门店打造成“拍照打卡地”。

跨界电影IP:2018年8月至9月,超级物种先后与《爱情公寓》、《影》合作推出主题店,不仅在门店摆满了电影里的经典摆件,还在线上线下同步开启了“爱情食物恋”等营销活动,以更年轻、更多元的方式,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到店体验。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 超级物种

涉足电竞:去年12月22日,超级物种与KPL达成授权合作,双方将围绕主题门店、定制商品、赛事内容等展开全方位重量级合作。在超级物种60多家主题门店里,从商品、工坊设置、到观赛区、互动体验,都跟KPL红蓝电竞元素充分结合。

瞄准机场商业:2018年9月14日,永辉云创与福建叁山依水投资合资成立福建云旺科技,双方分别占股60%与40%,注册资本1亿元。

据《第三只眼看零售》分析,叁山依水投资具有操盘机场商业的运营背景,永辉与它进行合作,可以为超级物种拓展新的消费场景。若超级物种机场店开出,采用鲑小鱼形式售卖商品,不失为永辉提升供应链稳定性及运营效率的保障。

持续亏损、惨遭“剥离”

2018年12月4日,永辉超市宣布将所持永辉云创20%股权转让给永辉超市、永辉云创创始人张轩宁。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张轩宁在永辉云创的股权比例增至29.6%,为第一大股东;永辉超市在永辉云创的持股降至26.6%,为第二大股东。

而永辉云创是运作永辉超级物种的主要载体。

据永辉近年的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16亿元和2.67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亏损增至6.17亿元,累计亏损达10亿元。永辉云创的持续亏损,已经让永辉超市“吃不消”。

永辉2018年上半年及第三季度的利润均同比下滑,这是其近7年来首次出现半年报业绩下滑。鉴于此,永辉超市终于下定决心,将永辉云创剥离出去,颇有“壮士断臂”的意味。但也有人认为,永辉云创被剥离到“体外”孵化,除了减轻了永辉超市的压力,亦有利于超级物种等创新业务更灵活的发展,如有利于后期的外部融资。

图片来源:第三只眼看零售

结 语

于超级物种而言,其在2018年的发展并不算十分顺利。

尽管全年开店数量较2017年有大幅上涨,超级物种还是未能完成年度开店计划。此外,永辉云创被永辉超市“踢出局”,无疑让超级物种的发展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然而,超级物种去年陆续推出超级研习社、永辉私厨,并牵手热门电影IP、KPL等打造新场景,足见其本身也是具有比较强大的创新能力。永辉云创改走“独立孵化”的路线后,预计将继续展开外部融资,这也意味着超级物种能继续获得资金进行发展。

“分家”后的第一年,超级物种能否闯出一片新天地,我们拭目以待。

阅读全文
返回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