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乐或将“易主” 上市9年失去了什么?

灵兽 楚勿留香
摘要:2010年1月13日,人人乐成功登陆A股,如今9年过去了,*ST人乐却面临或将“易主”的局面。2014年-2018年,人人乐累计亏损金额高达17.68亿元。

4年前复出的何金明也许没有想到,人人乐最终会走向“卖身”这一条道路。

作为*ST人乐的实际控制人,何金明在深圳一手打造了能够抗衡沃尔玛、家乐福的本土连锁零售品牌,并用了13年的时间将人人乐推向资本市场。

2010年1月13日,对于何金明而言,也许是其商业旅途中最为重要的一个日子,人人乐成功登陆A股。

彼时,人人乐营收突破百亿元大关,净利润2.37亿,同比增长3.22%。

但遗憾的是,在上市9年间,人人乐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已经有5年为亏损状态,曾两度“披星戴帽”。

如今9年过去了,*ST人乐的控股权更是可能易主。

7月17日,*ST人乐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正在筹划股份转让事宜,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交易对方为国有企业,所属行业是文化旅游行业。“转让完成后,对方将持有公司20%以上(含20%)的股份。”

因事涉国企,尚需取得国有资产管理部门的事前审批。

1

*ST人乐的控股股东为深圳市浩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明投资”)。

就在1个多月前的5月28日,浩明投资与自然人张政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浩明投资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2360万股(占总股本的5.9%)转让给张政。每股转让价格为5.45元/股,转让总价款为1.29亿元。

交易完成后,浩明投资持有42.32%股权。

浩明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正是何金明,持股98%,其妻宋琦持股2%。

在“卖身”公告发布前的6月19日,*ST人乐披露,何金明拟计划在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8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

若粗略的以7月16日的收盘价5.24元计算,减持金额在4600万元左右。

实际上,截至6月19日,何金明仍持有*ST人乐69.11%股份。(直接持有*ST人乐891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0.25%;通过浩明投资间接控制18857.91万股;通过深圳市人人乐咨询服务有限公司间接控制2640万股,合计控制公司股份30407.9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9.11%。)

虽然将控股权牢牢掌控在手中,但何金明并未能挽救*ST人乐亏损的局面。

2015年10月27日,早已不过问公司具体事务的何金明以内部公开信的方式宣布复出,重新执掌人人乐总裁一职。

何金明直言,“我们确实遭遇到前所未有的苦难和挑战,然而这种挑战归根到底,并不来自新常态下的外部市场,而是来自于人人乐内部”。

在此后的一年里,何金明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何金明认为彼时的人人乐丧失了创业初期的奋斗精神,内部出现执行力减弱、推诿责任等问题。因此从文化、思想等方面进行整顿。

彼时,何金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让我们的干部团队恢复以往的事业激情,深植职业责任,根除个人私利,铲除非法职务犯罪。” 

同时对商业模式进行摸索,转型。包括从过去的单一大卖场业态转型为社区综超、网购生活超市等,开创高端业态Le Super;全面开发人人乐购线上购物系统;加快推进现有门店由传统经营模式向全渠道经营模式转型。

2016年年初,人人乐购线上系统全面上线运行。

虽然举措很多,但2015年-2016年,人人乐的业绩并没有大的改观。

2015年,人人乐净利润亏损4.75亿元,在2014年净利润亏损4.61亿元的基础上又多亏损了1400万元。

2016年,人人乐靠出售物业资产使净利润达0.6亿元,摘掉了ST的帽子。

当年的9月28日,人人乐出售了长沙天骄福邸物业,交易价格为4.36亿元,为上市公司贡献的净利润达1.35亿元。

换句话说,如果不出售物业资产,人人乐很可能该年就已经退市。

根据相关规定,“公司最近三年连续亏损,在其后一个年度内未能恢复盈利”, 由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其股票上市交易。

但两年后的2019年4月17日,人人乐又戴上了ST的帽子,股票简称变更为*ST人乐。

2017年和2018年,人人乐的净利润分别亏损5.38亿元和3.55亿元。

实际上,人人乐的持续亏损有受电商冲击和行业的原因,但更直接的原因则是人才流失、盲目扩张、管理等问题。

2

2011年-2012年,对人人乐而言是一个分水岭。

2011年是人人乐上市后的第二年,在这一年里,高管离职,公司净利润大幅下滑。

人人乐董事、副总裁、CEO李彦峰离职,同年,事业部采购中心执行总经理王牛崽辞职。次年,人人乐事业部副总裁李宽森辞职。

这三位都是人人乐公司的元老。此外,人人乐财务总监、审计部总监、人力资源部总监、监察中心总监等11人离职;区级干部方面,华南区、西南区、西北区招聘经理等6人离职,店长层的离职名单也达16人。

这些包括高管和中层骨干力量的离开,对人人乐而言是不小的“打击”。

坊间传闻,这些人的离职是因为董事长何金明在人人乐上市前曾给一些中高层承诺分配股份,但后来并未兑现。

在人人乐上市之初,创始人何金明、宋琪(妻)和何浩(子)三人通过持有浩明投资、人人乐咨询等三家公司100%股权从而合计持有上市公司75%股份,处于绝对控股地位。

家族式企业的不合理制度,被零售界人士认为是人人乐业绩衰退的主因。

2011年,人人乐实现营业收入120.9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0.4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虽达1.69亿元,但却同比下降28.52%。

2012年,业绩下滑则更为严重,人人乐首次出现亏损。

2012年,人人乐营业收入129.13亿元,同比增长6.79%,净利润同比下降152.90%,亏损8961.48 万元。彼时,人人乐公告称,业绩下降的主因是受外部市场环境等因素影响及近两年新开门店培育期延长,加之人力成本、租金等刚性费用持续上升。

2011年~2012年,人人乐新开门店在报告期亏损1.76亿元,同时关闭了8家门店。

自此,人人乐进入了“亏损”的快速通道。

2014年和2015年,人人乐净利润分别亏损4.61亿元和4.75亿元。

更关键的是由于人才流失、管理等问题,导致人人乐的运营成本高居不下,运营效率低下。

在2010~2012年里,人人乐的营收相对稳定,均在100亿元以上,2012年更是达到了峰值129.13亿元,比2010年增长了28.61%。但到2016年时,营收仍为101.57亿元,经过6年发展,却又回到了上市起点时的营收规模。

根据《市值风云》的分析,人人乐在2012~2016年的5年间,综合毛利率一直保持增长,2016年综合毛利率攀升至23.1%,为历年最高水平,在同行业中也处于领先水平。

与同行相比,永辉超市2016年的综合毛利率是20.19%,三江购物的综合毛利率是21.34%,都低于人人乐。但2016年,永辉超市的净利润却达12.42亿元,三江购物的净利润也达1.01亿元。其中,最核心的因素就是人人乐运营效率低。

2014年-2016年,人人乐的平均运营费率高达23.53%,而三江购物和永辉超市分别是18.12%和17.06%,人人乐的运营费率比两位同行分别高出5.4%和6.46%。

在营收规模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规模时,5%就意味着5亿元的利润被吞噬了。

此外,人人乐的商品损耗也非常严重,2014年-2016年,人人乐的平均商品损耗率是1.53%,三江购物是0.49%,永辉超市是0.26%。

以2014年和2015年为例,2014年人人乐净利润亏损4.6亿,但商品损耗却达1.97亿,占营收比重为1.63%;2015年人人乐净利润亏损4.75亿,商品损耗2.44亿,占营收比重为2.18%。

这些亦都是人人乐亏损的重要原因。

《灵兽》查询了人人乐2017年和2018年的年报发现,人人乐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重分别达20.21%和20.56%,均在20%以上;而永辉超市的同期数据则为14.42%和16.39%。

管理费用占营收比重亦有差距。2017年和2018年,人人乐管理费用占营收的比重分别达5.19%和5.4%;而永辉超市的同期数据则为3.04%和4.26%。

这些数据背后实际上是运营效率的差距,但这一点很难在短期内改变。

2017年,人人乐营收规模下降到百亿元以下,达88.55亿元,同比下降12.81%。2018年,营收81.31亿元,同比下降8%。

如果说过去的亏损主要是人人乐运营、管理的问题,那2017年到2018年,对人人乐而言,可能在战略上存在失误。

3

2019年7月15日,*ST人乐发布了半年报业绩预告,披露预亏区间为-6000万元至-3000万元。

公司解释称,上半年销售及毛利下降,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新开设的门店总体上仍处于市场培育期,新店亏损对公司上半年业绩造成影响。

就在预亏公告发布前的6月20日,*ST人乐因延迟披露近5亿资产损失,收到了来自监管部门的警示函。

一是, *ST人乐全资子公司西安人人乐因与西安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曲江公司)发生履行购房合同纠纷,于2018年11月30日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提请仲裁,请求裁决曲江公司退还已支付的购房款2.76亿元并赔偿资金占用损失、承担仲裁受理费用等,但*ST人乐直至2019年4月16日才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予以披露。

二是,*ST人乐曾以23.2元/股(复权价13.58元/股)的成本参与青岛金王的定向增发,而截至2018年10月23日该公司股价已跌至5.02元/股,已出现明显减值迹象,但公司2018年10月24日所披露的《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仍预计2018年经营业绩情况与上年同期相比扭亏为盈,在进行盈利预测时未充分考虑减值影响。

直至2019年1月31日,公司方在《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时披露,预计公司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6亿元至-2.8亿元,业绩预告出现盈亏性质变化的重大修正,其主要原因是参与青岛金王定向增发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2.2亿元。

实际上,对于青岛金王的“投资”也从侧面反映出人人乐在战略上的考量和风险意识不足。

2018年3月,正在转型升级新零售业态的人人乐宣布将以3.5亿元认购青岛金王非公开发行股票,深化战略合作。双方联合开出的化妆品专营店“美誉美Hi Beauty”正式对外营业,已在惠州、深圳共开出3家门店。

按照人人乐的拓展规划,6月份共有5家门店会在华南区开业,此后将逐步拓展至全国。

但遗憾的是这次“炒股”亏了。但更为关键的是,在人人乐原本业绩不佳的门店内开设“美妆店”就能够让业绩有所改观吗?

同时,人人乐在向新零售业态转型升级上虽有进步,但线上业务占比并不大。

2017年8月,人人乐推出“乐到家服务”,承诺门店范围3公里以内30分钟送货上门。而第三方物流主要来自百度外卖及美团。

2017年,人人乐线上业务实现营业收入6500.47万元,占总营业收入的0.73%。

2018年初,人人乐又签手物美旗下的多点Dmall,针对会员、支付、商品等多个环境作系统接通和数字化管理。同时,还在全国大部分门店陆续上线多点自由购、O2O等业务。

2018年,线上实现营业收入1.34亿元元,占总营业收入的1.65%。

虽然线上业务取得了成倍的增长,但线上业务所占比重较小。

从2014年到2018年,短短五年间,人人乐累计亏损金额高达17.68亿元。

目前来看,在原有基础上的小修小补并不能挽救深陷亏损困局的*ST人乐。

在零售行业充满变局和竞争更加白热化的现在,也许“卖身”是其最好选择之一,当然“卖壳”亦是如此。

无可奈何花落去,曾经在外资巨头前挥斥方遒的何金明,也许真的老了。

阅读全文
原标题:人人乐或将“易主” 上市9年失去了什么?
返回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