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井被增持,永辉超市出手...百货公司为何让资本上瘾?

创业最前线 许芸
摘要:宝能系狙击南宁百货,永辉超市曾计划要约收购中百集团,王府井被国资股东增持...百货公司究竟还有什么魔力,引各路资本竞折腰?

线上购物的兴起,给消费者带来极大便利,但对于线下零售业态的冲击,却不亚于灭顶之灾。

“据我了解,包括百货、大卖场的主业,整体业绩一直呈现下滑的态势。”新零售专家鲍跃忠告诉「创业最前线」,目前传统零售业态中,百货店和大卖场面对的经营压力都比较大。

近期,业内相继发生宝能系狙击南宁百货、永辉超市要约收购中百集团、王府井被国资股东增持等事件,迅速将百货公司推到了资本市场聚光灯下。

在行业普遍承压之下,百货公司究竟还有什么魔力,引各路资本竞折腰?

1

资本垂涎

2019年12月,接连3起资本增持上市百货公司股权事件,让百货概念在资本市场狠狠火了一把。

2019年12月17日晚,王府井宣布,股东成都工投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工投”)在12月9日-17日增持公司股票1917.05万股,持股占比增加至5%。

企查查信息显示,成都工投的实际控制人为成都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按王府井2019年第三季度报公布的前十名股东持股来看,如其它股东持股数不变,成都工投将成为王府井第六大股东。

同是增持百货公司,命运却截然不同。在王府井宣布国资增持的前一天,永辉超市结束了对中百集团长达9个月的要约收购工作,铩羽而归。

与国资的相对温和不同,民营资本对百货公司的增持可谓来势汹汹,直指百货公司控制权。

2019年3月28日,永辉超市告知中百集团,拟通过要约收购的方式,将持股由29.86%提高至最多不超过40%。

中百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其实际控制人为武汉国资委控制下的武汉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国资”),后者通过武汉华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武汉商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合计持有中百集团34%股权。

图 / 中百集团2018年年报

这也意味着,如永辉超市对中百集团的持股成功增加至40%,或将导致中百集团的控制权变更。

经过近9个月的拉锯,历经反垄断审查、外商投资安全审查的波折,永辉超市的增持计划还是以失败告终。

在国家发改委的要求下,永辉超市与武汉国资磋商一致,签订《合作备忘录》。永辉超市放弃对中百集团的要约收购,并承诺12个月内,不再次对中百集团进行收购。

与永辉超市和武汉国资呈现出的友好协商氛围不同,宝能系与南宁国资对南宁百货控制权的争夺战硝烟味浓厚许多,双方剑拔弩张,激烈交锋。

争夺战始于一次股权司法拍卖。

2019年12月4日晚,南宁百货宣布深圳市北部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持有的公司2291.23万股(占总股本4.21%)被司法拍卖,竞价成功者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南宁市富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宁富天”)。

南宁富天是姚振华的宝能系控制下企业,在南宁百货潜伏多年。2015年9月,在宝能系举牌万科两个月后,宝能旗下前海人寿首次举牌南宁百货拿下5.01%股权,经过多次增持后持股占比达到14.65%,并于2019年4月转让给南宁富天。

竞拍成功后,南宁富天对南宁百货的持股将增加至18.85%,超过南宁百货的第一大股东南宁沛宁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宁沛宁”,持股18.26%)。

国资迅速反击。为了维持控股股东地位,南宁沛宁与同为南宁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控制下的、南宁百货第五大股东南宁农工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2.94%)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暂时将“野蛮人”宝能系拦在了“门外”。

但南宁百货控制权争夺战能否就此结束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在12月4日晚发布的公告中,南宁富天回复南宁百货称:截至回复函件出具之日,没有谋求公司控股权的计划。但后续宝能系会不会再对南宁百货进行增持,狙击控制权,南宁百货董事会秘书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表示,“不清楚。”

2

百货之困

被资本争夺、看似抢手的百货公司,活得远没有表面那么光鲜亮丽。

从王府井、中百集团、南宁百货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来看,被国资增持的王府井规模最大,业绩最佳,但增长乏力:营收194.01亿元,同比增长1.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47亿元,同比下滑14.33%。

被永辉超市看中的中百集团营收117.38亿元,同比微增1.98%;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91.99%,为3748.6万元。被宝能系狙击的南宁百货营收只有13.51亿元,同比减少13.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115.98%,但金额只有600.66万元。

行业数据同样不乐观。

据中国百货商业协会《2018-2019年中国百货零售业发展报告》,其对90家会员单位的销售统计数据进行了采集汇总,2018年百货店销售总额增长4.2%,利润总额增长6.4%,主营业务利润增长5.7%,年末资产总额同比增长7.5%。2018年样本企业经营面积略有增加,为2.1%,从业人员减少了3.1%。

图 / 2018-2019年中国百货零售业发展报告

另据赢商网统计,49家百货上市企业中,2018年营收、净利润实现增长的数量分别是26家、24家,均低于2017年。2019年上半年营收总额2135.81亿元,同比下降2.4%。

图 / 赢商网

需要正视的是,百货业的真实情况或许比数据呈现出来的结果要更差。

新零售专家鲍跃忠分析道,“现在这些百货企业,有的上市比较早,有的在当地发展历史比较长,并且有一定的规模,且大多数可能都做了多元化的发展。所以有些时候,我们看(百货)企业的业绩、销售是增长的,甚至利润也有增长,但细看它的主业,整体的经营情况是不太理想的。”

近年来,已有多家开业十多年的老百货店走向“死亡”,关停收场,如开业16年的苏州大洋百货、开业15年的重庆王府井百货解放碑店、经营13年的沈阳新世界百货中华路店等。

在中国百货商业协会副秘书长高明德看来,此前大众的购买渠道相对比较简单,就在百货里买买服装、珠宝、鞋帽等。

在电商冲击下,这些东西的购买渠道已经很多,商品同质化的百货店就很难再生存下去。

“百货本身就是一个同质化极其高的业态。发展到现在,它的社交功能、生活功能、生活服务功能都没有了,都被购物中心取代了。单纯卖货,货品又没有核心竞争力。”

高明德认为,百货目前是一个两极分化的状态,有差的公司,也有类似SKP、新世界、银泰等一些不错的百货公司。

“我们的社会已经发展到消费分级的阶段了,有比较高端层面的消费需求,也有相对比较低的消费需求。一部分有消费能力的人,是希望能买到好东西的,只要提供的是好东西。还是有购买力的。”

3

巨头狙击图什么?

多年以来,不乏唱衰百货业的声音,尤其是在线上消费的巨大冲击下,“倒闭潮”、“老旧”这类关键词更是如影随形,但并未影响各路资本入局百货公司。

2017年,电商在增速放缓后,纷纷布局线下零售。这一年,阿里斥巨资私有化银泰商业,又入股当时拥有4座购物中心的东方股份。

近两年,百货业收并购事件频现,如银泰百货全资收购西安开元、广百和友谊合并、首旅集团整合王府井、苏宁易购收购万达百货等。并购的原因不一而论,既有强强联合,也有弱肉强食。

宝能系从2014年开始,就通过投资上市公司布局商品零售业,先后进入合肥百货、天虹百货、大商股份、广百股份等公司前十大股东行列。

如果说阿里、苏宁、银泰这样的企业并购百货公司,是为了发展新零售或对自己的主业进行补足、扩张,宝能系这样的险资频繁布局百货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鲍跃忠认为,资本并购百货的出发点可能各自有很大的差异,有些可能是从多元化的角度、从资产运营的角度,还有些百货店可能占据了一些传统商圈比较好的位置,地产价值被看好。

“并购发生比较多的其实不光是百货,大卖场也有,这两个业态都是比较困难的一个情况。大卖场可能更困难,百货是困难的时间比大卖场要长,2014-2016年这几年最差,后面相对来说有些好转。可能大家觉得这个时间点是一个比较好(适合买入)的时间点,愿意去考虑并购。”高明德对「创业最前线」分析道。

不仅在于低估值,有“广州浪奇获20多亿元拆迁款一夜暴富”的案例,市场有部分声音认为,百货业往往拥有稀缺商业地块,在城区改造时,或有的拆迁款也使其极具投资价值。

中百集团2018年就曾获得仓储门店拆迁补偿净收益4.29亿元。此前,也有媒体猜测被宝能系狙击的南宁百货将获得巨额征拆补偿,虽然公司否认了这一消息,称公司北楼不在征收范围内,南楼房屋已列入南宁市历史建筑名录,已从原有的拆迁范围内划出,只能按照“修旧如旧”的方式重新修缮。但仍有网友认为,“比拆迁更牛,隐形价值更高。”

高明德告诉「创业最前线」,“大多数的百货公司,地理位置都是比较不错的。这些老牌的百货店,都是很早之前就已经在一些核心地段(经营),所以它的地段优势还是不错的。百货公司跟超市还不太一样,它都是‘二房东’的一个模式,资产关系比较简单,不像超市可能欠一大堆供应商的钱。”

4

国资的抉择

收并购交易是一种双向行为,掺杂着购买方的考量和出售方的意愿。

目前国内百货公司多为国有控股,资本并购百货,实际更多的是国资与外资、民营资本之间话语权的博弈。

可以说,国资股东愿不愿意退让,决定了百货收购案的成败。

目前来看,身为外资的永辉超市在这一轮与国资的较量中显然已经输了,宝能系在国资的反击下也暂时是“认怂”的状态。

但从频发的百货业并购案可以看出,国资并非全然不能退让。

以汉商集团的股权争夺战为例。2018年底,湖北首富阎志对汉商集团股东发出部分收购要约,主动挑起了与汉商集团第一大股东武汉市汉阳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汉阳国资”)的“控制权争夺挑战赛”。这也是阎志及其一致行动人卓尔控股有限公司第七次出手。

当时,有分析认为汉阳国资大概率不会出让汉商集团的控制权。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汉阳国资最终并未应战,阎志如愿以偿。

而今,也有物美、步步高参与重庆百货混改的交易正在进行中,且走向乐观。

高明德对「创业最前线」分析道,“从国资角度来讲,可能以前会有一个保护国有资本的考量,但现在混改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时间点:(百货)想要改变,也想依靠外界的力量来改变,不管是技术上的还是经验上的。大家有这个意愿,但单靠自己的经营能力,可能不足以有一个很好的转变,那何不引入一些市场上发展还不错的(股东),至少会比现在要强。”

同样是民营资本,宝能系增持南宁百货为何招致国资大股东的迅速反击?

“宝能系本身不是一个做商业的,不管是从社会还是公众角度,大家对他的认知可能偏负面,认为不是来干正事的,可能只是想短期(把股价)炒高了(获利)。比如它入股万科后,现在也是在慢慢减持。”高明德表示。

5

百货急切谋变

百货业并购案增多,国资退让的背后,折射的是百货业的整体谋变,对转型升级的急切。

在鲍跃忠看来,“当前的零售业格局已经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百货店原来就是一个城市的商业中心,但现在不管是一二线还是三四线城市,都呈现一种格局,就是城市商业中心已经成为购物中心,百货店已经没有原来在整个商业业态当中的位置了。再就是,这几年线上渠道的发展,百货店的很多主力商品美妆、服装等,线上渠道已经占据了非常大的份额,对百货店的发展也造成比较大的影响。”

他认为,现在整个消费需求已经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原来百货店的一些经营理念、商业定位等都面临新的调整,整个业态需要进行彻底的变革。

转型需求下,如岁宝百货这样的公司,选择与盒马鲜生合作,2019年11月底,双方合作改造的第一家购物中心“盒马里·岁宝”正式开业。媒体报道显示,这是全球首个实现了“线上线下统一管理”的数字化购物中心。

高明德同样认为,百货业需要改变。“已经没有办法不改了,再不改就完蛋了。”

对于资本频繁进入百货,高明德认为是一件好事,“不是每一个百货都有资金或者胆识来做(改造)这件事。”

高明德对「创业最前线」分析道,“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同质化严重的这种百货店没有商品也没有优势,又没有向购物中心改造的条件,只能是靠数字化的一些手段或者跟会员相关的运营来调整商品结构等。但它已经是这个状态了,没办法再去投入多少资金来做这件事。如果有资本,比如阿里这样的,本身还有技术,私有化银泰注入大量资本、技术,银泰现在的销售额从百货业态来讲,还是不错的。”

“单纯靠(百货公司)自己,可能它真的不知道未来该往哪里改造,也不敢,万一改出问题了。特别是现在大型的百货,好多都是国企,宁愿保证不出错,也最好不要动。”

在这一场场资本狙击百货商场的大战中,究其本质是随着电商的冲击力加强,百货的经营成本上升的速度过快,把商业创新远远甩在了后面,从而导致老百货店正走向“死亡”或被迫谋变。

百货店的艰难转型,让人们清晰地看到这些年来“双创浪潮”带来的蝴蝶效应,那些创业者带着新式的商业模式创造了新历史,最终一点一滴地改变了无数行业的商业模式和企业命运,社交电商的崛起是如此,百货商场的谋变也是如此。

阅读全文
原标题:王府井被增持,永辉超市出手...百货公司为何让资本上瘾?
返回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