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学斌职位再次生变 他真的退出彩生活舞台?

乐居财经 林振兴
摘要:距离上次彩生活人事大震荡仅2个月,唐学斌的职位再次生变,将不再担任公司授权代表,执行董事陈新禹接任。唐学斌真的退出彩生活舞台吗?

距离上次彩生活人事大震荡仅2个月,唐学斌的职位再次生变。

2月11日,彩生活(01778.HK)发布一则人事变动的公告,唐学斌不再担任公司授权代表,执行董事陈新禹接任。其给出的理由为,由于唐不再以非执行董事的身份参与公司日常管理,故不再担任授权代表。

时间回溯至去年12月3日,唐学斌由彩生活执行董事调任为非执行董事,及彼亦已辞任首席执行官,且不再担任公司薪酬委员会成员及提名委员会成员,惟将继续担任公司副董事长,而首席执行官一职则由黄玮接任。

一纸公告,不仅正式宣告了唐学斌从执行和核心决策团队中退出,权力被架空,也道出了潘军与唐学斌之间关系的微妙转变,以及折射出彩生活未来发展的逻辑转向。

目前,彩生活的高管序列为:执行董事“三人组”潘军、陈新禹、黄玮,其中潘军为董事会主席,黄玮是首席执行官;非执行董事唐学斌、周鸿祎。唐学斌的“副董事长”一职也是彩生活上市6年来首次设置,它更像是一个虚职,没有实权。

  

这两个月期间,他在朋友圈里没有分享过任何一条有关彩生活的讯息。唐学斌的微信头像和朋友圈背景都设置为与”云”相关的图片,作为彩生活的“灵魂人物”,他真的能如此释然,做到内心的风轻云淡吗?

在彩生活官网中,还存续着“老唐说”这一专栏。然而,仅有唐学斌的一张笑容可掬的照片,背景是他的办公室,图片下方却没有任何文章和文字注解,显示空白状态。

高管“大换血”

实际上,这已经是彩生活在半年内第四次高管阵营发生变动。素来高管阵营稳固的彩生活,接连调整了高层人事,人事变动的密集程度实属罕见。

去年8月,彩生活的一次人事变动,初见端倪。董东辞任执行董事,花样年首席财务官陈新禹进入非执行董事序列。

紧接着,不到一个月,潘军、陈新禹二人由非执行董事调任为执行董事;唐学斌从行政总裁调任首席执行官,并继续为公司执行董事。而加入公司仅四年多时间的黄玮被推至舞台前方,升任行政总裁。

通过人员腾挪,彩生活的高管阵营真正实现了“大换血”。

值得注意的是,彩生活在企业架构上出现首次出现行政总裁、首席执行官并存。唐学斌随即回应媒体道,黄总(黄玮)未来主要负责线下管理,他本人则继续主管线上平台业务。

真的如他所言是“唐黄联手”吗?结合后续两次人事更迭的相继发生,显然证明答案似乎已经不是“权力制衡”那么简单。

唐学斌或许没有想到的是,“首席执行官” 这颇为重要的头衔最后也交给了黄玮。唐比黄大两岁,二人都毕业于同济大学,也皆是中海物业出身。黄玮是唐在2015年主导彩生活收购开元国际后才加盟彩生活。对比司龄,黄玮显得些许“青涩”。

知情人士透露,彩生活的首席执行官是由大股东来决定的。换言之,潘军拥有绝对的话事权,而重回花样年一线的曾宝宝为实际控制人。比如,彩生活大部分影响力较大的对外重要场合,都是由潘军亲自出席并发言。

此外,在花样年和彩生活业绩会上,也可以细品潘军和唐学斌二人的关系。如果不知情者,往往会觉得整场发布会的主角是唐学斌,颇有“喧宾夺主”的意味。唐学斌讲话直接风趣,金句频出,而潘军则回复公司战略和行业动向的问题。

拯救市值?

在内部员工口中,唐学斌是365天保持“标配”的老唐,有魄力,能吃苦,平易近人,带着一股湖南人的韧劲,因此很多下属心甘情愿与他一起共事。

这种性格的形成和他的童年不无关系,农村长大的经历让他的性格比较倔强,“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

在外界看来,过去的18载,彩生活的江山是由唐学斌亲自攻下的,在资本市场影响力层面,他也是一个很关键的角色。2002年,唐学斌进入花样年,创立彩生活品牌,负责集团的运营及管理;2014年,彩生活赴港上市,成为“港股物业第一股”。

大举收购是唐学斌在彩生活上市头两年所采取的攻城路线,他制造了多起轰动一时的物业并购案。2014-2015年,彩生活先后收并购新加坡Steadlink公司、香港世纪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开元国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等。

2016年,花样年斥资20亿元从万达手中收购万象美物业(万达物业),并将万象美物业旗下逾150个项目、约6500万平方米管理面积悉数交由开元国际代管。

2018年以来,彩生活开始在收并购方面收敛并“转身”。其聚焦在两个方向,一方面通过“彩惠人生”平台模式对外扩张;另一方面则在线下回归本源,立足传统物业管理业务,实现管理能力的增强以及服务规模的良性扩张。

彩惠人生是唐学斌最为看中的业务,在他朋友圈签名中写道“彩惠人生,让物业更有价值!”,他希望彩生活要成为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而且是产业互联网。

简单来说,彩惠人生基于社区的生活服务平台,准备将很少的资金用于与大量中小型物业公司合作,以平台合作加基石投资方式将平台更多输出出去。2019年,彩生活分别与京东集团、360在资本和业务层面达成全面战略合作。

如今,彩生活在管面积上遥遥领先于同行。2019年上半年,彩生活管理2777个社区,合约管理总建筑面积共约为5.52亿平方米,并与47个社区订立顾问服务合约,顾问服务安排下的合约管理总建筑面积合共约为1130万平方米。

虽然在管面积处于领先地位,但彩生活在管物业大多是中低端物业,存在不少弊端。其一,管理面积却与营业收入不成正比;其二,彩生活登陆港股超过6年,估值跟不上部分“后来者”。

数据显示,截至2月12日,彩生活市值为59.90亿港元,雅生活、碧桂园服务、新城悦、永升生活服务的市值分别为455.33亿港元、830.89亿港元、134.50亿港元和113.85亿港元。

潘军本人也曾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彩生活低估值的不满,“我们的管理面积最大,服务人口也最多,利润表现排在最前面。”在他看来,彩生活的估值不应该被低估。

转型高端模式

彩生活的上市,让大多数开发商没有想到,又脏又累、利润从以“毛”为单位的钱里抠出来的物业管理行业,竟会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近年来,也越来越多房企分拆物管公司上市。

复盘2019年,全年共有11家物业服务企业登陆资本市场,上市数量创历年来新高。此外,据克而瑞物管不完全统计,2019年物业服务企业收并购35宗,涉及金额超50亿,涉及管理面积近5亿方。这些新上市的企业无疑成为彩生活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也迫使其不得不做出改变。

变则通,通则久。黄玮则成为彩生活中低端物业模式向高端模式转变的冲锋司令,亲赴一线。

黄玮所操刀的开元国际是花样年旗下另一物业服务品牌,定位于高端小区物业管理服务,此种模式的管理费用比老旧小区要高得多,是彩生活提升盈利的关键之举。

虽然仅保留彩生活副董事长及非执行董事职务,但唐学斌真的退出彩生活舞台吗?

去年底,唐学斌曾表示自己最近身体不太好,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至于是否会继续参与彩生活日常运营事务,唐学斌则回应,该参与时会参与。

但唐学斌仍是彩生活的重要股东,上市伊始,他和管理层共同控制的Splendid Fortune便持有彩生活21.6%权益。2019年6月底,唐学斌被视为在Splendid Fortune持有的彩生活2.1753亿股中拥有权益,股权比例约16.37%。

  

企查查显示,目前唐学斌是8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投资了深圳市彩之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彩付宝科技有限公司,分别持股30%和20%。

如今,这位物业“老兵”退居幕后,不免让诸多业内人士唏嘘不已。

唐学斌朋友圈最新的一条朋友圈,停留于1月25日零点44分,他分享了《武汉紧急救援!》,并留言道,“这些奇缺的装备,保障的是生命!事发武汉,启示关乎我们每一个人!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我们每个人需要行动起来!天佑中华。”

阅读全文
原标题:唐学斌职位再次生变 他真的退出彩生活舞台?
返回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