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城投转让17家子公司股权予母公司 或为后者混改铺路

乐居财经 李奕和
摘要:云南城投转让17家子公司股权予母公司云南城投集团,优化资产结构,增强市场竞争力。云南城投此举,或与保利混改云南城投集团有关。

一则发债公告,将云南城投集团重新拉回业界的视野。

2月17日,据上清所披露,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云南城投集团”)拟发行5亿元2020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期限90天。

据了解,超短期融资券发行利率通过簿记建档、集中配售方式最终确定,发行日为2月18日,资金用途为归还云南城投有息负债。

事实上,就在这波借新还旧的急切操作的25天前,云南城投集团的旗舰上市平台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600239,以下简称“云南城投”)还发了一则公告,宣告了一项云南城投的重大资产重组。只不过,这则资产重组公告被春节和疫情“淹没”了。

云南城投公告称,公司在1月21日与控股股东云南城投集团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就出售公司下属17家子公司的股权进行了约定,云南城投集团拟以支付现金对价的方式,收购这17家公司的股权。云南城投称,本次交易预计将构成《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

包袱甩给母公司

乐居财经了解发现,云南城投拟出售予云南城投集团的上述17家子公司股权,均为其在目标公司中持有的全部权益。目前,拟出售事件涉及的17家目标公司的交易对价尚未披露。

乐居财经根据企业公告整理

公告称,云南城投、云南城投集团双方将按照各自的决策流程对各目标公司开展法律、审计、评估等尽职调查工作。待尽职调查工作结束后,双方将根据尽职调查结果,就股权收购的交易价款等具体事宜进行协商,并签订正式收购协议。

为何一次性无故出售17家子公司?且收购方还是自己的控股股东云南城投集团。基于双方的角色,事情或者并非只是一宗简单的买卖。

云南城投官方的解释是,转让子公司股权系基于公司发展需要,瘦身健体,降低资产规模;置出公司部分自持的资产,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增强公司市场竞争力。

这样的解释不难理解,毕竟,云南城投刚经历完人事、业绩流年不利的2019年。

从业绩上看,去年三季度,云南城投营业总收入48.52亿元,同比2018年下降30.61%;归母净利润约-10.63亿元,同比下降567.25%。此外,公司资产负债率则达到了空前的91.3%。

根据该公司最新披露的业绩预告,2019年度,云南城投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5亿元到-24.5亿元。

此外,预计2019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则为-23.94亿元到-18.94亿元。

而此次披露的17家拟出售子公司,其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绝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大概率符合云南城投“优化公司资产结构”一说。

混改铺路

只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向乐居财经指出,此次出售子公司予控股股东,或与保利混改云南城投集团有关。

保利入局云南城投混改,始于2019年7月。在签署混改协议3个月后,经保利集团推荐,云南省省委决定,任命保利集团卫飚担任云南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企查查显示,2019年11月29日,云南城投集团的法人代表已经变更为卫飚。

然而,关于本次混改的方案一直未定,如合作方式、持股比例等事项在随后并未有更多消息传出。

基于云南国有企业混改此前就有云南白药作为先例,因此,坊间猜测,云南城投集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否会复制这样的模式。

据了解,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简称“白药控股”)混合所有制改革开始于2016年,并先后引入新华都、江苏鱼跃两大股东。在此基础上,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云南白药”)吸收合并控股股东白药控股,实现整体上市。

企查查信息显示,云南城投集团注册资本41.42亿元,对外投资企业77家,投资规模庞大。诚如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丰源水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集采贸易有限公司、昆明国际会展中心有限公司等均为其参股公司。

去年10月,云南城投集团在云南产权交易所以152.69亿元低价挂牌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有限公司51%股权及成都时代环球实业有限公司51%股权。两项目股权随后被融创所拿下,还一度在行业引起轰动。

业内人士指出,云南城投集团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之后,旗下对外投资企业和资产的剥离与保留,或是其需要梳理及面对的首要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混改无疑将为保利提供大量优质土地。在2019年12月31日,保利湾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就以非公开协议方式,收购云南城投旗下东莞云投90%股权。

另一方面,保利的入局或也将为身处困境的云南城投带来转机。据了解,7年前的2013年,云南城投即宣告将城市住宅综合体开发作为战略核心业务推进的同时,培育和发展旅游地产、物业管理与服务。

2019年,云南城投继续提出以康养产业和旅游产业为房地产开发业务的战略转型方向。某种程度上讲,也宣告其“城市综合体业务”业务转型的失败。近两年,云南城投出售资产的步伐有所加快。

这一次剥离的地产业务,或是云南城投集团对集团及云南城投两个层面的一次资产梳理,从而为进一步推进混改铺路。

阅读全文
原标题:云南城投转让17家子公司股权予母公司 或为后者混改铺路
返回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