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量债务高企,泰禾可否借120亿发债计划翻盘?

财经涂鸦(ID:caijingtuya)
摘要:近日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120亿元公司债的发行议案,相关议案尚需等到3月18日召开的股东大会表决。

据公司情报专家《财经涂鸦》消息,近日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泰禾集团”)董事会审议通过120亿元公司债的发行议案,相关议案尚需等到3月18日召开的股东大会表决。

从公告披露来看,本次公司债券拟发行上限为120亿元,发行期限为不超过5年(含5年),发行品种则是单一期限品种或多种期限混合品种均可。扣除发行费用后,本次债券发行所得资金将用于偿还公司债务、项目建设、补偿流动资金等用途。

尤为一提的是,泰禾集团提出非比寻常的偿债保障措施,包括(1)不向股东分配利润;(2)暂缓重大对外投资、收购兼并等资本性支出项目的实施;(3)调减或停发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资和奖金;(4)主要人员不得调离。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债券的顺利发行,也从侧面映衬泰禾集团对资金需求的饥渴。事实上,近两年泰禾集团可谓流年不利,流动性不足一直是悬在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3年之前泰禾集团一直偏居福建,是一家年销售额只有一百来亿的中型房企。此后泰禾集团踏上向全国扩张的进程,采用高杠杆的方式拿地、并购,并于2018年成功跻身千亿俱乐部。

杠杆本是一把双刃剑,市场环境良好的时候确可助企业提升规模。问题就坏在2017年,此前的“930政策”开启楼市调控步伐,融资环境逐步缩紧。

泰禾集团的资金链问题,正是在2017年埋下。该年泰禾新增36个项目,多达30个项目通过并购及购买资产的方式获取,合计投入资金达552.40亿元。而泰禾扩张的资金来源更多是非银贷款,该年泰禾有息负债总额达1354.94亿元,其中非银贷款占比为61.24%。

债务压力高企、销售回款缓慢,泰禾自此风暴不断。

2018年标普、惠誉、穆迪先后下调泰禾的主权信用评级,2019年1月联合信用则将泰禾列入信用观察者名单。评级机构认为,泰禾到期的境内影子银行贷款及可回售境内债券造成的再融资压力有所增加。

与此同时,泰禾融资难度加大,融资成本远超同行:2018年泰禾仅非公开发行18泰禾01、18泰禾02两只债券总计募资30亿元,利率均为7.5%;2019年泰禾未在国内成功发债,共发行3笔美元债合计融资7.1亿美元,利率均在11%以上,其中2019年7月发行的三年期4亿美元债券利率竟然高达15%。

泰禾内部高层人事风波也是不断。2018年在泰禾集团任职近10年的老臣沈力男辞职,此前曾任集团副总裁;2019年又有集团副总裁兼上海区域总裁刘颖喆、公司副总经理张晋元书等离职。

一系列不利因素也在资本市场得以反映。从2018年起的两年多里,泰禾的股价从最高点跌去近8成,并在疫情的影响下于上个月创下新低。

  
近年来泰禾股价表现(资料来源:东方财富网,月图)

流动性危机之下,泰禾想尽办法开源节流。开源方面,一是加速销售回款,二是不断卖卖卖。据不完全统计,泰禾于2019年售出杭州、广州、佛山、长沙等一二线城市十余个项目股权,累计获得资金逾百亿;节流方面,泰禾自2018年下半年采取审慎的土地投资策略,停止大规模拿地,且2019年未有新增土地。

情况貌似在好转。泰禾负债总额从2019Q1的1270亿元降至2019Q3的1040亿元,同期担保债务规模从900亿元降至710亿元;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泰禾的资产负债率为84.24%,同比下降0.54个百分点;惠誉则在2019年12月将泰禾优先无担保债券评级由CCC+上调至B-,回收率评级由原RR5上调为RR4。

  

  泰禾流动资产情况(资料来源:2019年三季度报,单位:元)

但不能就此认为泰禾的流动性风险已了,其债务存量依旧高企。2019年第三季度泰禾有息负债合计1028.33亿元,其中短期有息负债合计306.30亿元,而同期泰禾账面的现金仅147.32亿元,难以覆盖短期债务。

由于项目的大肆出售,泰禾的行业竞争力有所削弱。克而瑞数据显示,2019年泰禾全口径销售额为808.7亿元,只完成当年销售目标1500亿元的54%,较2018年的1303.4亿元下降38%,成为千亿阵营中唯一下滑的房企。

本文由公众号财经涂鸦(ID:caijingtuya)原创撰写,如需转载请联系涂鸦君。

阅读全文
原标题:存量债务高企,泰禾可否借120亿发债计划翻盘?
返回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