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其森上了一道“保险” 泰禾时隔4年再次启动定增

乐居财经 林振兴
摘要:近日,泰禾发布停牌公告,拟定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泰禾投资间接持有的保险业务相关资产,这也可能是黄其森确保顺利引入战投的一招棋。

刚被剔除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的黄其森,接连放出了两个大招。

黄老板一方面在与潜在战略投资者洽谈,用股权换时间;另一方面,泰禾在A股房企再融资闸门紧闭的背景下,时隔四年再次启动定增。

4月28日,泰禾集团(000732. SZ)发布停牌公告,拟定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控股股东泰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泰禾投资”)所间接持有的保险业务相关资产,并在5月14日前召开董事会审议重组预案并申请复牌。

泰禾此次定增方案中要购买的保险业务,是指永兴达企业(香港)有限公司旗下的泰禾人寿保险有限公司(香港)100%股权和泰禾人寿保险(澳门)有限公司99.85%股权(统称“泰禾人寿”)。永兴达是泰禾投资持股100%的全资子公司。

泰禾在公告中表示,泰禾人寿从事保险业务,本次收购有助于公司充分发挥协同优势,满足客户不同层面的需求。

但现在看来,装入金融保险资产,或将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事件,也可能是黄其森确保顺利引入战投的一招棋。

A股与港股定增“两重天”

眼下,房地产股权融资形成AH股“冰火两重天”之势,唯有港股上市的公司才可以祭出相对容易的“闪电配售”,享有这一融资便利,令众多A股房企羡慕不已。

2019年,港股配股融资的热潮再次涌现。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包括万科、时代中国、华润置地、富力地产、融创中国、新城发展等在内,12家房企通过配股的形式,总筹资额达375亿港元。

进入2020年,H股房企继续递出配股融资大单。1月10日,融创宣布拟配售1.87亿新股,募集资金80亿港元;11天之后,新城发展紧随其后,完成配售3.11亿股筹集27.31亿港元;今年以来,世茂房地产更是两度配股69亿港元。

在港股市场中,房企配股的再融资制度较为灵活,不设较大财务门槛,无需证监会或其他机构审核,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迅速筹集真金白银,缓解资金压力。

投行人士则表示,一般在收盘后,只要有一般授权,满足增发不超过20%,定价在8折,可以随时进行融资。

然而,对于A股房企定增,却没有像港股市场那么容易,更遑论用定增方式引入战投。

乐居财经通过梳理发现,险资持股超过10%的A股房企,极少通过定增方式,通常是采取二级市场举牌或直接协议股权转让。

例如,2015年,阳光城45亿战略定增引入中民投,这也是民营A股房企极少成功的定增案,但中民投并不是险资,而是一家很特殊的民营产投巨头;2018年,华夏幸福引入二股东中国平安也不是通过定增,而是采用协议股权转让。

近年来,A股房企通过定增引入险资的成功案例,唯有上海临港和大悦城,且一家为国企,另一家为央企。2019年12月,太保寿险参与上海临港的定向增发项目,总投资金额26.86亿元,位列第四大股东。

紧接着今年1月,大悦城控股以6.73元/股价格分别向大平人寿和工银瑞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行2.8亿股和0.8亿股,共募集配套资金24.3亿,引险资战略入局。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险资参与定增已经有成功案例在先,黄其森希望通过定增收购保险资产的计划,敏锐地抓住了A股再融资的一个“小口子”,但之前的案例主要发生在国有资本控制的上市公司。

一石N鸟

除了拥有国企或者央企的背景加持,A股房企哪类定增能更大可能性过审?

按照房企定增目的来细分,项目类融资、实际控制人资产注入、补充流动资金、壳资源重组、引入战投、公司间资产重组置换以及集团公司整体上市的这7类定增,这几年基本被卡死。

券商人士分析称,从目前来看,以收购其他资产为目的的定增,相对容易获批。而泰禾此次定增,即属于购买其他资产的目的。从这个用途看来,是相对容易获批的一个方向。

4年前,泰禾曾制定过一个规模不小的定增计划。

2016年5月,泰禾宣布拟以不低于18.3元/股的价格向包括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福建泰禾投资在内的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不超过53551.92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98亿元。其后,98亿定增计划缩水至70亿元。

两年后的2018年6月,泰禾的再融资非公开融资计划被“中止审查”,这场“碰壁”折射的终极现象,无疑是日趋严厉的资本市场监管风云。

根据自身情况,房企定增的用途,不尽相同。四年前,泰禾定增计划主要是调整资本结构,为自身业务的发展输血,偿还金融机构贷款。

而今,采用定增收购泰禾人寿,目的除了改善泰禾的资产质量和流动性,也可能是稀释股权强化控股股东控制权之举。因为,泰禾投资和泰禾人寿的实际控制人皆为黄其森。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泰禾集团十大股东中,泰禾投资占比48.97%,黄其森夫人叶荔持股12.05%,其余股东股本占比均不足5%。此外,黄其森妹妹黄敏持有泰禾1.52%股本,黄其森家族合计持股62.69%。

如果此次定增成功,黄其森及一致行动人的话语权将进一步得到巩固。

一位长期关注泰禾的投资者表示,保险和医疗资产早晚要注入,泰禾此举虽然有“自救”之嫌,但好处显而易见,既解决了资金问题,又带来了新概念,低位发行获得了更多股份,同时即时停牌也能够阻止股价杀跌,一举多得。

截止停牌之时,泰禾股价停留在4.4元/股,市值109.51亿元,创下新低。与其2018年21.3元/股的峰值相比,缩水近八成。不难看出,这也是战投入场的最佳时机。

黄其森在迎接泰禾命运的一个重要拐点,泰禾内部也在等待这次利空出尽、重新出发的机会。

阅读全文
原标题:黄其森上了一道“保险” 泰禾时隔4年再次启动定增
返回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