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大江大海”的风浪 老臣唐激杨一年两次换岗后离职

观点地产网 郑培茵
摘要:传万科老臣唐激杨已经离职,其去年上任深圳万科总经理,随后再被调任至万科南方区域EMT成员。需要注意的是,孙嘉职位也频繁变动。

疫情没有阻止地产行业的人事变动浪潮,反而来得更加凶猛。

消息称,原深圳市万科房地产有限公司总经理、万科南方区域EMT成员唐激杨因个人原因已于近日离职。

7月24日,观点地产新媒体就上述人事变动消息向深圳万科求证,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唐激杨已于一两周前离职。

这起离职来得有些突然,按理说,作为万科老臣,唐激杨自去年上任深圳万科总经理后,本以为会将深圳作为其职业生涯的主战场。但随后,唐激杨再被调任至万科南方区域EMT成员。

不到一年时间,连续换岗两次,这是谁都没有料到的。

过去这一年,与唐激杨职位频繁变动的相关人员,一定会想到万科CFO孙嘉。其在2019年5月,自张纪文手中接下南方区域事业集团首席执行官一职,6个月后,孙嘉代替唐激杨成为深圳城市总。

彼时,孙嘉曾表示,接下来深圳万科的日常管理工作还是由唐负责,没有变化。如今再看这一表述,不禁引人遐想,孙嘉新官上任后没有留下唐激杨,深圳万科似乎迎来孙嘉全面掌权的时代。

郁亮在万科发起“大江大海”计划以来,区域和城市间的高管调动变得愈加频繁,为了寻求内部人才与岗位的适配性,就连老一代的臣子都“连根拔起”,对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力度可见一斑。

“大江大海”计划落实得很彻底,然而成效如何是其留下的悬念。人事震荡背后,或许可以开始权衡这起计划利弊。

在广州万科这八年

唐激杨在1997年加入深圳万科,已经是23年的老臣,当中也经历了从深圳区域本部副总经理、佛山城市总再到广州城市总经理的转变。

可以说,唐激杨做到广州城市总经理,是其职业生涯中的高光时刻之一,而广州在万科南方区域的地位也得到进一步提升。

事实上,广州万科发展时间较早,2003年4月正式成立至今17年。在2011年,伴随着张海远赴华东出任上海万科总经理,唐激杨正式被调至广州,开始了8年广州万科总经理职务的任期。

这是他最熟悉的区域,长期在一线带兵打战,唐激杨对广州万科的规划和战略了如执掌,他曾提出要向日本学习住宅工业化,提高建筑质量。

有市场消息指,2011年万科深圳区域本部将迁至广州,广深将成万科华南的“双引擎”。彼时作为广州城市总经理的唐激杨曾表示,广州作为集团核心战略城市,存在着一定的动力与压力。

他所说的压力或许可以通过当年的销售情况略知一二,2011年房地产市场遇冷,广州万科的销售在80亿之上,已经有差不多两年没有取得很大的突破。

到2012年12月29日,这是广州万科实现百亿销售的纪念日,一名广州万科内部人士曾表示,提前一年完成百亿目标,从2004年销售5亿到今天撞线百亿,2012年圆满了。

时间辗转至唐激杨2019年离开广州万科时,去年万科南方区域的销售额垫底,全年完成1274亿,但从营收情况看,南方区域的营收突破千亿,为四大区域之首,达1163亿,占该年总收入近33%,广州万科的业绩贡献不在小数。

去年“大江大海”计划启动后,唐激杨成为这场计划里第一批城市换防大调整的一员,而南方区域也是这次变动中最多的区域。

2019年1月31日,万科发布内部任免邮件,南方区域中,唐激杨由广州万科总调整为深圳万科总经理;薛峰由厦门万科总调整为广州万科总经理;常乐则由南宁万科总调整为厦门万科总经理。

只是,从广州万科到深圳万科任职总经理,唐激杨似乎有些水土不服,几乎没有适应新工作环境的时间,六个月后他被调任为南方区域EMT成员。

还来不及大展拳脚,有所作为,唐激杨在如今这个时间节点离职,不禁让人好奇,在这场“大江大海”计划筛选下,万科频繁调整人事背后的得失。

“大江大海”的风浪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除了唐激杨职位频繁变动外,事实上,孙嘉在任13年里也经历了几轮自下而上,再到自上而下的调整。

从上海城市总走出,孙嘉一路闯入万科集团担任CFO,再到南方区域的区首,如今再兼任深圳城市总。在唐激杨、孙嘉到深圳万科前,深圳万科已经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很长一段时间了。

2016年底,原深圳万科总经理周彤离职后,在2019年以前,深圳万科总经理的人选迟迟未定,由彼时万科南方区域首席执行官张纪文兼任,到项目操盘层面则由三位副总经理陆荣秀、冯卷、张海涛轮值担任总经理。

去年对南方区域,尤其深圳万科的人事调整过后,原以为是时候该把重心放在发展深圳万科上,只是没想到那次的人事震荡,至今余波仍未停。

事实上,年内数家房企管理层变动频繁,万科此举,一方面可以让提高人员积极性和激发竞争意识,走出舒适区,避免管理固化等问题,另一方面也会带来人员的加速流失和矛盾再生,薛峰或许就是一个例子。

2019年初,薛峰和唐激杨职务同时发生变动,薛峰由万科厦门总调任为广州万科总经理,半个多月后又转任万科长租公寓事业部总经理,但在接手不足一个半月便离职。

首席执行官祝九胜去年中期业绩会上表示,人生有不同阶段,有不同需要解决的问题,对薛峰离职表示理解。显然,薛峰在辗转万科多个事业部后仍未能找到未来职业的落脚点。

在“大江大海”计划提出时,郁亮曾将它形象地比喻成,球场上需要不断轮换球员上场踢球,他自认为是懂踢球的“教练”,知道何时该换球员上场。

在今年初的业绩会上,对于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大江大海等,郁亮表示,过去一年对组织重建势能匹配非常多的工作,目前结构已经非常简单,是三层结构,GP(核心合伙人)、SP(骨干合伙人)和JP(合伙人)三级架构。

“大江大海,让人员内部流动更加活跃。但要看到组织架构调整、大江大海等架构调整的结果,还需要时间。”

而此前对于“大江大海”计划的介绍,郁亮很有信心,认为这是根据能力拼图去找合适的人,大江大海一定不是海盗行动,更多主张从乙方挖人,利用公开竞聘的方式。

阅读全文
原标题:万科“大江大海”的风浪 老臣唐激杨一年两次换岗后离职
返回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