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荣贵挥别合生创展 “二代”提振销售下的高管风波

观点地产网 武瑾莹
摘要:在职两年半后,席荣贵选择离开了合生创展。席荣贵出任行政总裁时,正处于合生创展销售重新提速的头一年,外界猜测销售规模也成为他的KPI。

经过了漫长六年才迎来的总裁,在职两年半后又选择离开了合生创展。

11月2日中午,合生创展集团有限公司宣布,席荣贵已辞任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以及财务委员会及购股权委员会成员。

在公告中,合生创展方面表示,席荣贵离职的原因是“希望投入更多时间处理其个人事务,故彼已辞任本公司的执行董事、行政总裁以及财务委员会及购股权委员会各自的成员。”

这一位结束了合生创展总裁六年空窗期的职业经理人,甚至比订立服务合同期限还要短。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席荣贵在合生创展的服务合约期限自2018年9月1日起为期三年。

席荣贵出任行政总裁时,正处于合生创展销售重新提速的头一年,外界猜测销售规模也成为他的KPI。

可供对比的是,接替席荣贵出任执董、财务委员会、购股权委员会成员的张帆,也是2018年加入合生创展,从项目附属公司董事做起,升至集团副总裁兼粤港澳大湾区投资发展委员会经理,于今年1月获任联席总裁。公告称,张本人主要负责整体投资及营运管理。

一起一落之间,以规模为导向的朱氏新风格,已显露无疑。

曾经有人总结过,在房地产企业里,管理层离职一般有六大原因,其中之一是“公司战略规划调整和高管理念不统一,调整完后的公司权力分配导致个别高管在公司地位下降。”

尤其是恰好赶上楼市下半场的变革与市场调整期,这时候暴露出来的矛盾和问题会更多,进而引发房企高管离职。

历任总裁故事

和席荣贵比起来,合生创展此前的四任总裁更被地产界人士所熟知。

从创立至今,合生创展的前四任总裁分别是谢世东、陈长缨、武捷思和薛虎。

在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合生创展算是上市较早的企业,从1998年至今整整上市了22年,当年便是由谢世东一手策划上市事宜。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过往报道,在公司后辈的评价中,四位执行总裁犹以谢世东最受尊敬,因为其在老板朱孟依对企业管制毫无头绪的时候,将现代企业制度带进了合生创展,为公司日后的辉煌奠定了基础。

在一次采访中,第四任总裁薛虎曾对观点地产新媒体如是评价谢世东,他认为谢世东为合生建立了完善企业制度,在这套制度的运作之下,合生总裁或高层即使出现跌宕更换,也不会影响公司的发展,因为保障公司的是制度,只要有了良好的制度,人的因素没那么重要。

之后合生创展行政总裁职位悬置一年半,最终于2005年4月由武捷思接手。武捷思曾任中国工商银行深圳分行行长、深圳市副市长、广东省省长助理;2005年,武捷思辞官下海进入合生创展。

与谢世东一样,武捷思在资本圈的成就颇丰,他曾协助处理过广东国投破产和粤海重组事宜,并在后来的佳兆业重组中扮演了关键角色。而在合生创展任职期间,武捷思为公司引进了淡马锡、老虎两大基金作为战略投资者。但最终武捷思仍然挥别合生创展,任期不满三年。

2008年1月武捷思离职,以销售见长的中海旧将陈长缨继任。陈长缨因其负责的北京区域在2004年完成了30亿元的销售额,北京成为了合生的重要利润来源地,他也因此成为朱孟依的手中爱将。然而,两年后合生创展也未能留住陈长缨。

2010年3月22日,薛虎出任合生创展行政总裁,与谢世东、武捷思和陈长缨相比,他的简历则简单许多,但最大的不同则是,薛虎可以说是由合生创展自己培养出来的管理者。其在合生近二十年,从合生起家之地广州开始做起,曾在之前几位已离职的总裁身边担任过左右手。

外界一度以为,薛虎之后,合生创展将结束人事频繁变动的局面,一位合生内部的人士曾如此感叹:“可能也只有以薛总对合生的了解程度,薛总这样的性格才能很好地配合朱孟依,管理合生吧。”

两年后,也就是2012年3月1日,薛虎终究还是选择告归,合生创展的行政总裁一职从此迎来长达六年的空窗期。

颇为有趣的是,从包括席荣贵在内五位总裁的职业出身来看,朱孟依似乎非常青睐银行或金融背景的人。

资料显示,席荣贵于中国银行业拥有逾18年管理经验,专注营运及企业管理。加入合生创展前,席荣贵曾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任职23年,他曾于2009年至2014年担任中国建设银行广东省分行公司业务部总经理,离任前职位为中国建设银行广东省分行副行长。

即使在总裁空缺时,朱孟依邀请过来担任副主席一职的张懿,此前也是工银国际的高级管理人才。

“朱氏”风格突变

虽然在最新的公告中,对于席荣贵辞职的原因解释为“希望投入更多时间处理其个人事务”,但事实上,有不少熟悉合生创展的人认为,这是企业与经理人分道扬镳的官方说法。

在过往数次高管动荡中,朱孟依因风格太过强势而与经理人磨合不顺畅,已经是房地产业内公开的秘密。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朱孟依为邀请此前的几位金融高手,给出的待遇其实颇为丰厚。比如,在2004年,就给武捷思开出500万年薪+2000万股认股权的条件。

然而,潮汕人朱孟依的家族式思维较强,对高薪请来的职业经理人难以做到绝对信任。因此,公司的决策权依然牢牢把控在朱孟依手中,职业经理人难以发挥所长。

事实上,武捷思和陈长缨先后辞任总裁职务之时,就已经有不少消息源表示主要原因是与朱孟依理念不合。对于这种不合,有广州业内人士也直言并不奇怪。

薛虎在任期间,对此曾有过难得的回应。他当时称:“我觉得合生没有家族色彩,我们都不是家族的人。我们和朱氏家族没有任何的关系。包括北京、上海的管理层都没有,广州也是这样的。我离开广州分公司,朱家有人代管了一段时间,但是也没有管太多的东西。但为什么大家还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我认为主要还是和珠江投资有关系,因为珠江投资是一个家族企业。”

上述表态并不能掩盖朱孟依在合生创展里的实际话语权,即便后来朱桔榕获任董事局副主席,主席一职仍牢牢掌握在其父朱孟依手中。

这种情况或许直到今年有所改变,1月份,朱桔榕正式成为合生创展的董事局主席。从2009年12月起开始在公司担任总裁助理,分管公司财务、人力行政管理等方面工作,到2012年担任集团常务副总裁,再到一步步进入董事会并当上主席,这位“企二代”用了十一年。

有市场分析称,新任董事局主席朱桔榕上任后,行事风格更为进取,有意将合生创展的发展模式由“慢”变“快”。

从合生创展近年的动态看,该公司对于销售规模重新已然重视起来。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2010-2013年,合生创展销售额从110.37亿升至最高116.44亿元,至2017年降至92.28亿元。2018年及2019年,该公司销售额分别提升至149.75亿元、212.58亿元。

土储方面,合生创展近两年在珠三角的旧改也开始有新进展,包括去年10月联合珠江投资签下东莞麻涌五个村落的改造;今年5月,该公司以72.2亿元竞得北京丰台区地块,楼面价创南城纪录,同月再斥资107.4亿元竞得北京分钟寺两宗地块。

观点地产新媒体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合生创展罕见地斥资超过230亿元获取位于廊坊、昆山、北京、杭州合计7个项目,新增土地储备88.7万平方米。

合生集团住宅投资事业部常务副总经理闫家瑞,于7月接受观点地产新媒体专访时也表示,在未来一段时间,资金相对比较充沛、资金安全度比较高、融资渠道比较畅通的企业或是发展的好时机。

在快速拓展规模的时期,过往的管理模式及经营思维都需要更迭。有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指,以前合生创展招募的银行高层重视风控,作风也偏稳,现在提速扩储,需要进取的管理层,这或许也是朱桔榕与席荣贵不一致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席荣贵于2018年9月出任行政总裁,当时正处于合生创展销售重新提速的头一年,外界猜测销售规模也成为他的KPI。

今年前九个月,合生创展总合约销售金额为约人民币220.16亿元,同比增加32.8%。按照年初该公司人士对外披露的300亿元目标计算,该公司前三季度仅达标七成。

也有说法称,合生创展曾计划2019年、2020年分别实现销售400亿元、800亿元,但该说法被合生否认。

重视规模同样也引发一定问题,花旗就曾指出,虽然合生创展上半年盈利表现强劲,但担心新投资业务包括上市股份投资及未上市的股权投资表现,加上公司上半年积极投地,净负债水平较高,对其急速扩张计划看法审慎。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合生创展有息负债规模为779.41亿元,较2019年上半年增长44.55%,期末资产负债率68.56%,净负债率92%,现金短债比大约为0.99倍。

阅读全文
原标题:席荣贵挥别合生创展 “二代”提振销售下的高管风波
返回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