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玛特一年赚4.5亿,盲盒成了“印钞机”?

云掌财经APP
摘要:拥有Molly等多个IP,引入“盲盒”玩法,转型翻身的泡泡玛特,于今年6月向香港联交所递交招股书,这一次,它能重新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吗?

一个规模高达数千亿的潮玩市场正在兴起。

今年的双十一,创造了有史以来的销售记录。而作为玩具类的“新秀”,内地潮玩公司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销售额已经突破1.42亿,成为首家大玩具“亿元俱乐部”,而去年,这家公司才刚刚连续亏损三年,从新三板迅速退市。

几年光景,泡泡玛特的境遇已大不相同。

拥有Molly等多个IP,引入“盲盒”玩法,转型翻身的泡泡玛特,于今年6月向香港联交所递交招股书,只是,这一次,它能重新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吗?

1

“盲盒”成了“印钞机”

近几年,随着其线上线下渠道的增加和完善,这位有着绿色的眼睛,嘟着嘴的娃娃在生活中变得随处可见,截至2019年,泡泡玛特一直在全国拥有114家零售店,825个自动售货机。

  
图片来源:官网

越来越多的人“入坑”的同时,泡泡玛特的营收也迅速上升。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泡泡玛特分别实现营收1.58亿元、5.14亿元、16.83亿元,2018年、2019年的营收同比分别增长225.4%、227.2%。同时,2017年至2019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56.9万元、9952.1万元、4.5亿元,三年时间利润暴涨289倍。

  

  图片来源:招股书

按零售价值计,泡泡玛特是国内最大的潮流玩具品牌。根据《潮流文化发展白皮书》显示,全球潮流市场规模已于2017年达到2000亿美元,玩具是近年来增长速度最快的潮流细分品类,于2016至2017年间的增速接近300%。

泡泡玛特营收利润堪比印钞机的暴涨的同时,也迅速吸引了众多资本的青睐。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泡泡玛特至今为止一共完成了八轮融资,其中最近一次融资金额超1亿美元,为今年4月29日由华兴新经济基金和正心股联合领投。红杉资本更是对其给出了21亿美元+的估值。

  

  图片来源:天眼查APP

十年来,公司已经完成多轮融资,投资方有启赋资本、华强资本、黑蚁资本、金慧丰投资、正心谷创新资本和华兴新经济基金等。

此外,泡泡玛特在消费者市场也具有极高的用户粘性。据招股书显示,自2017年至2020年5月,其注册会员人数由30万增至了320万人,其复购率也高达58%。

然而,2010年成立的泡泡玛特最初并非是盲盒,在成立之初也经历过连年亏损的“至暗时刻”。

据其往年财报显示,其在2014年~2016年的1-5月,净利润分别为-277.29万元、-1598.04万元、-2483.53万元。直到其2016年开始转型盲盒,亏损状况才开始改善。

2

一个Molly够吗?

值得注意的是,泡泡玛特在招股书中强调最多的一个词汇则是“IP”。显然,这已成为其最为重要的竞争壁垒。

“IP是我们业务的核心。”泡泡玛特在招股书中提到。

截至招股书披露,泡泡玛特运营85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2个独家IP及51个非独家IP。其中,自有IP包括Molly、Dimoo、BOBO&COCO、Yuki,独家IP包括Pucky、the Monsters等,非独家IP包括米老鼠、Despicable Me、Hello Kitty等。截至彼时递表,泡泡玛特共运营85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2个独家IP以及51个非独家IP。

  

  图片来源:官网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无疑是“Molly”这一IP。

2016年,泡泡玛特开始与Molly的创作者王信明合作,并开始Molly的大规模商业化。

招股书显示,2017年Molly相关玩具产品收益达到4.1亿元,占公司总收益近90%。经过两年时间的商业化运作,molly在2019年收益增至了4.56亿元。对于众多泡泡玛特的消费者们来说,molly也是他们“入坑”的第一个盲盒。

  

  图片来源:招股书

那么,一个Molly够吗?显然不够。

招股书中,泡泡玛特预计,将在2020年推出超过30个新IP。

同时,泡泡玛特也意识到了单一爆款IP的局限性,“公司并无法确保Molly的受欢迎程度能一直保持在其现有水平,如果Molly受损害或未能保持其目前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则将面临没有替代品的困境。”

此外,泡泡玛特在招股书中提到,“IP授权协议的期限亦可能构成风险,因部分产品根据授权协议开发,授权期限通常在1-4年,其中有的不会自动续期,届时不再有权出售产品,可能对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3

“隐秘的童真”

2020年,泡泡玛特也在不停做着尝试和创新。

首先,在产品的包装上,根据粉丝们的反馈,泡泡玛特将盲盒的新包装改为撕开即可,同时把不具备收藏价值的配重币替换为具有吸附异味的活性炭包。既减少了消费者拆盒时因较黏的包装带来的阻碍,优化了拆盒体验,又利用了环保材质,避免资源的浪费。

其次,在渠道上积极探索直播等新兴带货方式。此次疫情期间,泡泡玛特在女王节直播活动累计观看人次达338.4万,直播不仅为观看者送上惊喜礼物,还把其中的隐藏款潮玩送给前线医务工作者。不过线下渠道仍拥有其他方式不可比拟的沉浸式体验,未来在线上线下齐发力,将为消费者带来更加便利、有趣的消费体验。

  
图片来源:官网

同时,IP是潮玩的关键线,也决定着盲盒能走多远。泡泡玛特努力通过完善的IP孵化,培养更多有着不同风格的中国本土优秀潮玩设计师,成为潮流行业引领者,推动中国潮玩的崛起,让更多人了解潮玩文化,不断推动潮玩大众化发展,传递美好。

目前,泡泡玛特的线下直营门店已经突破140家,拥有超过800台机器人门店,覆盖了全国63个城市,并入驻欧美、东南亚和澳洲等22个地区和国家,不断扩展全球布局。

而盲盒玩法已经不再局限于潮玩企业,比如紧追潮流的胛哺胛哺全国限量发售2600个攀登者盲盒;瑞幸推出的“遇见昊然”系列盲盒一度让APP崩溃;全家便利店推出的tokidoki联名盲盒等等,都象征着盲盒经济的壮大,他代表的或许是人们心中“隐秘的童真”。

4

潮玩空间大

根据泡泡玛特招股书中援引的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中国潮玩的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63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20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4.6%。而在当前的风尚之下,中国潮玩市场估计将以29.8%的复合增长率继续扩容,在2024年将可能达到763亿元的高水平。

按零售估值计,2019年中国潮玩零售市场前五大运营商占比分别为8.5%、7.7%、3.3%、1.7%和1.6%,其中泡泡玛特位居第一。其余公司体量则有明显差距,整体较为分散。

据天猫创新中心总负责人添绮介绍,“在中国,目前全渠道潮玩市场有约200亿元,而全球整个潮玩市场目前是198亿美元,相当于1000多亿人民币的市场。近些年,整个潮玩市场在中国年增长率基本上是34%,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到2024年整个中国潮玩市场会扩张到700亿元的大盘子,市场空间仍非常巨大。”

  
图片来源:官网

当然泡泡玛特很认真地表示想做“中国的泡泡玛特”,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中国市场庞大、制造业成熟,可以挖掘艺术家,把创意通过潮玩输出到全世界。这个想法很有野心,但是想要实现文化输出,首先要保证拥有足够优质的IP,而优质IP的孵化决不能是快餐式的,这就需要整个行业潜心探索。

因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潮玩不可能像泡泡玛特设想的那样,“几年之后”就在中国成为主流,仍需继续努力。

而在泡泡玛特之外,TOKIDOKI、阿狸、长草颜文字、吾皇万睡、罗小黑、My Little Pony/小马宝莉、LINE FRIENDS等也如雨后春笋,分食“盲盒”市场,只是,泡泡玛特的护城河足够持久吗?这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按照泡泡玛特在IPO前给投资人的估值预期,其预测在上市后的市值为40亿至50亿美元,相较前一轮融资时25亿美元的估值至多翻一倍。

从目前来看,泡泡玛特有能力达成这一目标。

上市对于泡泡玛特来说仅仅只是一个起点,借助潮玩市场的东风,泡泡玛特究竟能够走多远,让我们拭目以待。

*首图来自网络,图片除特殊标注外,其余均来源于摄图网。

素材来源:

IPO早知道:《泡泡玛特今日寻求通过港交所聆讯:募集2至3亿美元》

大众新闻:《股票牛:泡泡玛特将上市,网红盲盒第一股有多赚钱》

北京商报:《泡泡玛特上市进行时:Molly这颗“摇钱树”还能红多久?》

阅读全文
原标题:泡泡玛特一年赚4.5亿,盲盒成了“印钞机”?
返回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