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蚁资本何愚:连投4轮泡泡玛特、盲盒模式不是成功的最关键因素

IPO早知道 Stone Jin
摘要:黑蚁资本自2017年底首次投资泡泡玛特后,在2018年-2020年连续加码3轮,其管理合伙人何愚认为,“盲盒”模式不是泡泡玛特成功最主要的因素。

12月11日,泡泡玛特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泡泡玛特”)正式以9992为股票代码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国内“潮玩文化第一股”。

作为过去三年新消费赛道内最受关注的公司之一,泡泡玛特自2010年成立至今,先后获得创业工场、黑蚁资本、蜂巧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正心谷资本、华兴新经济基金等知名机构的投资。

其中,黑蚁资本自2017年底首次投资泡泡玛特后,在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连续加码3轮,黑蚁资本管理合伙人何愚担任非执行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黑蚁资本的一期、二期人民币基金均有投资泡泡玛特,而泡泡玛特创始人兼CEO王宁亦是二期人民币基金的LP(有限合伙人)。2019年,王宁曾在黑蚁资本年度LP大会上发表题为《潮流玩具风靡背后的心理学》的演讲,某种程度上进一步让外界认识到泡泡玛特的价值和潜力。

谈及成立已超过10年的泡泡玛特为何直至最近两年才被大众熟知时,何愚指出,“这种现象的出现主要源于三个原因:一、没有和团队深入沟通的话没办法了解王宁的整个逻辑;二、投资人通常可能不太青睐新三板上市公司;三、当时盲盒这个概念实在太新了,很容易让人认为是一个小众市场。”

事实上,何愚早在2015年就与王宁相识。

“当时泡泡玛特本质仍是一个零售生意,但王宁很早就跟我讲未来一定是平台模式。”何愚回忆,“2017年我们投的时候整体数据其实也没有那么漂亮,但是如果我们只把这块新业务拿出来看,是非常有说服力的,增长比较好,从消费者的反馈和他的商业逻辑以及从数据来看,都是看的比较清楚了,我们就觉得他未来是可以做很大的。”

当然,成立于2016年的黑蚁资本在成立伊始即选择专注消费领域、通过研究驱动看项目、投项目。

在正式投资泡泡玛特前,黑蚁资本曾对迪士尼、乐高、万代等与泡泡玛特模式相仿的公司作过大量研究。

比如,万代最初是一个在二战后成长起来的玩具经销商,在日本百货行业兴起的时候,逐渐垄断了百货渠道,垄断渠道就等于垄断流量,可以认为万代是互联网普及前的“平台型企业”。走到这一步的万代自然会想在这个产业里做进一步发展,比如开发IP,拍动画,对外做版权合作等。

相比万代这个“商品经销商”,迪士尼则是“电影发行商”。随着过去几十年里美国文化的强势输出,迪士尼把控住了这一部分“文化流量”,得以建立整个产业链的影响力。

而在成为重要投资方后,何愚与王宁仍保持定期交流和沟通,黑蚁资本亦为泡泡玛特做过不少消费者调研和行业调研,包括拆解迪士尼的流媒体战略转型路径,去验证泡泡玛特的商业模式,并持续给出战略建议。

谈及泡泡玛特的竞争壁垒时,何愚表示,其将泡泡玛特定义为IP全产业链公司,而不是一个“盲盒”公司,“活跃的生态和全产业链能力都具备极高的竞争壁垒。只有有效的双边平台才能给消费者和设计师都带来价值,从互联网平台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到,有效的双边平台是非常难得的,而一旦形成,就具备极高的壁垒。”

何愚进一步指出,“盲盒”模式不是泡泡玛特成功最主要的因素,盲盒只是满足精神文化消费里的一种需求,即社交需求,比如好奇心、炫耀等。“从大的消费趋势来看,精神文化消费会越来越多,在精神文化消费里有一个核心诉求就是情感陪伴需求;Molly这样的潮玩给消费者带来的情感陪伴会随着时间的延长越来越深,有一种‘自增强’效应,且公司不需要再额外做任何事情。”

“基于双边效应和‘自增强’效应,我们就不难理解泡泡玛特能成为这么大一家公司,且做得相对较轻。”何愚总结道。

阅读全文
原标题:黑蚁资本何愚:连投4轮泡泡玛特、盲盒模式不是成功的最关键因素
返回赢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