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福第三次冲刺IPO,这次胜率几何?

投资界PEdaily 杨钟玉
摘要:周六福又一次踏上了上市之旅,现在接受中信建投的辅导,并于2021年2月25日在深圳证监局进行了辅导备案。据悉,这是周六福第三次冲刺IPO。

周六福还是渴望登上IPO敲钟舞台。

3月4日,深圳证监局官网披露,中信建投发布公告称,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境内证券交易所上市,现在接受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辅导,并于2021年2月25日在深圳证监局进行了辅导备案。

至此,周六福又一次踏上了上市之旅。2019年5月,周六福首次披露IPO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没想到隔年10月其IPO被否。如今,周六福再度冲击A股,上市之心不死。

鲜少人知的是,周六福身后是一对来自广东潮汕的李氏兄弟。2002年,弟弟李伟柱辞去银行的职位,在深圳水贝村创办了一家珠宝镶嵌厂,赚得了第一桶金。不久后,哥哥李伟蓬也入场了。2004年,周六福在水贝珠宝首饰集中区正式成立,兄弟二人就此联手登上了珠宝舞台。

如今,李氏兄弟缔造一个珠宝王国,一年卖了23亿元。然而,珠宝界“周氏”山寨泛滥——除了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生,还有周六福、周六金、周天福、周八福、周百福等等,让人傻傻分不清。一个由“周氏”引发的江湖混战还在继续上演着。

潮汕兄弟联手17年

一个“山寨”珠宝王国的诞生

周六福发迹于中国珠宝第一村——深圳水贝村。

2000年,李伟柱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并被顺利分配到老家潮阳的一家银行工作。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接触到了珠宝行业看到了其中的商机。2002年,李伟柱果断辞掉了手中的“铁饭碗”,在深圳水贝创办了一家珠宝镶嵌厂,靠给珠宝厂商供货掘得了第一桶金。

翌年,非典来袭,珠宝行业大受冲击,传统的散装珠宝市场渐渐崩塌,商家们纷纷转行,李伟柱以抄底的姿态坚守了下来。在这场危机中,他意识到了品牌的重要性,而市场营销专业毕业的李伟柱,深谙营销之道。

李伟柱赶上了好时机。随着深圳水贝国际珠宝交易中心建成,水贝也成为中国最大的黄金珠宝加工、制造及交易中心。在这里,数千家珠宝商分工明确,从开采、加工、到批发零售,搭建了一条完整的产业供应链,而从事黄金首饰及珠宝生意的,多是潮汕人,李伟柱便是其一,生意也是做得风生水起。

不久后,哥哥李伟蓬也加入了进来。2004年,李伟蓬和合伙人陈创金各自出资50万元平分股权,在深圳水贝珠宝首饰集中区创立了周六福。第二年,陈创金持有的50%股权以作价50万元转让给了李伟柱。至此,兄弟二人开始联手闯荡珠宝江湖。这一年,李伟柱28岁。

为何取名为“周六福”?实际上在最一开始,这家公司并不叫“周六福”,而是深圳市周天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2005年9月,其还申请过“周天福”的商标。2012年3月,公司更名“深圳市周六福珠宝有限公司”,4个月后,再度更名为“周六福珠宝有限公司”,并于2018年11月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正是因为如此,周六福一直备受“山寨”争议。在外界看来,不管是“周天福”还是“周六福”,都与香港著名珠宝品牌周大福相似,而“周六福”既撞脸了“周大福”,还碰瓷了“六福集团”。令人诧异的是,兄弟两人甚至虚构过品牌历史,在公司官网上将周六福描述为一家老牌企业——集团成立于十八世纪初,与真实成立年份相差约300年。

一直以来,周六福只是盘踞内地,直到2016年底李氏兄弟在中国香港开出了第一家门店,而该门店的对面,正是有力竞争对手——周大福。有意思的是,周六福在开业当天请来了著名明星刘嘉玲担任嘉宾,刘嘉玲向媒体坦言:“刚开始也以为是周大福或者六福珠宝,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周六福”。随后,刘嘉玲打圆场说,“叫什么名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生意兴隆”。这成为周六福至今被人所诟病的画面之一。

这种走捷径的方式,导致周六福陷入商标纠纷问题。不仅如此,周六福还因侵犯他人美术作品复制权、发行权以及著作权等,屡次成为被告对簿公堂,香奈儿、葛优都曾把周六福送上了被告席。

而背后的李氏兄弟,依然身家不菲。据悉,兄弟二人合计持有周六福94.58%的股份,一旦成功上市,这些股权都将可以兑现成为真金白银。

一年进账23亿元,两度上市梦碎

这一次,周六福胜率几何?

这是周六福第三次冲刺IPO。

早在2019年5月,周六福便首次向资本市场发起进攻,但受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正中珠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事件影响,周六福第一趟IPO之路蒙上一层阴影。当年12月,周六福更新了公司招股说明书,重整旗鼓再一次踏上了IPO淘金路。

这份招股书直接揭露了这家公司真实的经营情况。投资界了解到,“主打镶嵌类+力推加盟店”是周六福的一大特点。从招股书中不难发现,依靠大规模铺设加盟店的策略,周六福的销售收入节节攀升,近年来的营收净利的增速都较为亮眼。

这些从营收数据可见一斑: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周六福分别实现营收9.62亿元、16.79亿元、22.69亿元和8.35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41亿元、3.03亿元、4.14亿元和1.73亿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的营收增速分别达到了74.54%、35.11%,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15.12%、36.38%,增幅远超明牌珠宝、潮宏基、老凤祥、周大生等同行业公司。

但是,发审委否决了这项IPO。2020年10月29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召开2020年第154次发审委会,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首发)未获通过。未通过原因拟为证监会发审委对周六福业绩高增长的真实性,及其与加盟商之间关系的正当性心存疑虑。又一次,周六福上市梦碎。

周六福到底是如何走红的?这功归于加盟模式。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加盟模式收入分别为8.07亿元、13.23亿元、17.64万元、4.93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86.45%、82.18%、82.00%和 62.05%,占据了周六福所有营收的半壁江山。

靠着加盟模式,周六福得以快速占领市场,也赚得盆满钵满,但也正是因为严重依赖加盟商,周六福冲击资本市场路遇不顺。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共拥有加盟店3425家、自营店28家,自营店的占比尚不足1%。

前有“踩中正中珠江大雷被中止审查”,后有“IPO上会被否”,周六福A股之旅堪称坎坷,如今卷土重来尚不知胜率几何。更何况,挡在周六福面前的,还有珠宝界正统的周氏家族。

瓜分7500亿珠宝江湖

“周氏”遍布各大商场,泛滥成灾

传闻中的“周氏”家族究竟有何来头?

创办于1929年的周大福,是所有周姓黄金品牌创始最早的,它的前身是位于广州河南洪德路的“周大福金行”。创始人周至元算是最早创办“周XX”品牌的人,但真正把周大福发扬光大的确实其女婿郑裕彤。

在同类商家用94、95的黄金冒充99的黄金卖时,郑裕彤要求周大福实打实使用99.99的纯度,得到了很多顾客的信赖,自此树立起了周大福的良好口碑,之后周大福迅速火遍香港,短短几年就开了11家分店。1965年,郑裕彤从岳父手中完全接管了周大福。2011年12月,周大福在香港上市,至今仍旧是香港市值最大的珠宝公司。

就在周大福创办5年后,由周芳谱在上世纪创办的金行正式改为“周生生”,寓意“周而复始,生生不息”。有传言称,周生生和周大福两家创始人是亲戚,但这个说法并没有得到官方认证。

多年后,周芳谱让正室和侧室后人分别以“粤港澳湛周生生珠宝金行”及“周生生珠宝金行”独自经营,现在为大家所熟知的周生生,是在“庶出”的三个儿子周君令、周君廉及周君任手中发扬光大的。兄弟几人在1973年推动了周生生的业务上市,成为香港珠宝业中第一家上市公司。

周大生的品牌历史则没有周大福、周生生那么长,仅比周六福早5年而已,其1999在北京王府井百货开设第一家专柜”。关于它的起源,有个故事广为流传:1966年海外华人周氏家族在香港创办批发珠宝的“港龙洋行”,90年代初与“周氏合大”公司合资,创立香港周大生珠宝有限公司。周大生曾经历2013年珠宝打假风波后的第一次IPO流产、2014年借壳失败,在2017年才成功在A股上市。

在周六福想要冲击的A股市场,还有老凤祥、通灵珠宝、豫园股份、潮宏基等珠宝品牌。每家都有自己独特的发家轨迹和历史,通灵珠宝还曾在上市后,收购了有着160多年历史的比利时王室珠宝品牌。

而除了周六福,这个市场上类似的品牌还有周六金、周天福、周八福、周百福等玩家。这些打着“周家人”旗号的珠宝商,看似国际经典大牌,其实都是来自深圳水贝的老乡。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内地珠宝市场规模已达7500亿元,整个珠宝市场面临红海大战。随着消费者意识觉醒,珠宝品牌逐步从价格竞争转为品牌、渠道、产品、供应链和商业模式的综合竞争,并非蹭上一个“周XX”品牌就能万事大吉。

眼下,这场“金光闪闪”的珠宝混战依旧没有停歇。曾在IPO之路上留有阴影的周六福,还在静静等待新的结果。

阅读全文
原标题:周六福第三次冲刺IPO,这次胜率几何?
返回赢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