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商网 > 品牌 > 餐饮 > 正文

蜜雪冰城、乐乐茶接连否认IPO传闻,新茶饮第二股烫手了?

餐饮O2O
摘要:企业上市并不代表“上保险”,这也要求企业在管理上更加精细化。同时,盈利能力至关重要,企业需要证明自身未来能够盈利或是能够持续盈利。

IPO传闻不断搅动新茶饮市场——包括喜茶、乐乐茶、古茗、茶百道、蜜雪冰城在内,多个茶饮品牌日前逐一被点名即将赴港上市,但均没有得到企业方面肯定的回应。

与此同时,在食品安全等问题接连困扰之下,新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也难言风光。拥挤的新茶饮赛道上,明里暗里的“上市”竞逐外,喜茶、茶颜悦色、蜜雪冰城等也正以投资者的角色突破内卷。

01

“无人认领”的上市传闻

9月13日,有媒体消息称喜茶聘请瑞银安排5亿美元香港IPO,考虑最快2022年在香港上市。对此,喜茶回应称暂时没有任何上市计划。

同为新茶饮品牌的乐乐茶也于当日卷入相同的传言:最快于明年在香港上市,拟通过IPO融资3亿至5亿美元。随后,乐乐茶方面对媒体回应称:“公司现阶段聚焦业务发展,暂无明确上市计划。”

公开报道显示,从去年9月至今,喜茶已经先后否认过4次IPO传闻。2020年9月8日,就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喜茶与奈雪的茶寻求于2021年在香港上市,分别筹资4至5亿港元。

今年3月,有传闻称喜茶计划将在下半年在港挂牌,并且中金早在2020年底就已经在为喜茶的赴港上市做准备。当时,喜茶创始人聂云宸亲自朋友圈发文否认:“统一澄清,今年我们没有任何上市计划。”

上个月初,喜茶被传将于2022年赴港上市,目标估值为1500亿港币,较最新一轮战略融资后估值翻倍。对此,喜茶表示该消息不实。

近日,有消息称,茶饮连锁品牌乐乐茶正与银行商讨,最快于明年在港上市,拟通过IPO融资3亿-5亿美元。不过,其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现阶段聚焦业务发展,暂无明确上市计划”。

从寻求融资、被收购到如今欲港上市,乐乐茶近期的消息可谓均与“资本”挂钩。今年7月,乐乐茶被传出正在寻求新一轮融资,并对具体融资金额和估值 “保持开放态度”。

值得关注的是,包括古茗、茶百道、蜜雪冰城在内,多个茶饮企业8月底逐一被“点名”即将上市,但至今均“无人认领”。

对于日前IPO传闻搅动新茶饮的现象,有行业人士分析了背景——近几年该赛道热度持续攀升,同时,已经出现泡沫化的迹象。

互联网产业观察者黄忠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各家企业都希望能走到最后,但茶品消费推陈出新快,想要跟紧趋势不容易,如果能在此时上市且获得一个不错的估值,也对新一轮扩张和换代起到支持的作用。

在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看来,茶饮市场上市“热”的背后主要是两个方面原因所致。对于企业而言,企业可以通过上市获得进一步的资金和资源,从而持续扩张和发展,占据市场份额。

另一方面,在企业背后存在资方的背景下,投资机构或者投资人是有收益回报的需求,而在此推动下,企业会寻求上市。如同茶饮市场,备受资本青睐。

02

乐乐茶需要背水一战

据企查查显示,乐乐茶目前共经过4轮融资,最近一次融资仍停留在2020年7月。其中,2019年完成Pre-A轮、融资2亿人民币外,其余三次均为战略融资。

而且,与同样定位高端的喜茶和奈雪的茶相比,在门店数量和扩张速度上,乐乐茶在同行中都不占优势,与前者的差距也越来越大。

从欲“卖身”喜茶到寻求新一轮融资,最后传出上市消息,乐乐茶的资金困境已经很明显。

乐乐茶在茶饮队列里落后是不争的事实。或许只有顺利融资、打破抄袭标签、开拓新市场,乐乐茶才能“续命”重返高光,否则很容易被已是红海的茶饮市场淘汰出局。

目前的乐乐茶,或许需要背水一战冲刺上市,尽管明年冲刺港股并不一定是个好的时机。

今年6月30日,“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上市首日便破发,跌幅一度扩大至11.11%。截止发稿,奈雪的茶股价约为13港元,距发行价19.8港元依旧有些差距。

奈雪的茶股价走势

若按上市前的估值分析,奈雪的茶是国内第二大估值的高端茶饮品牌。与下行的股价形成对比的是,奈雪的茶近期公布的上半年财报业绩其实表现不错。2021年上半年营收达21.2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80.2%,业绩扭亏为盈,净利润达4820万元人民币。

随着行业的发展,资本市场对新茶饮的判断开始逐步回归理性。

不过,奈雪的茶股价的颓势,并不影响茶饮企业跃跃欲试。除了此次乐乐茶传出明年冲刺港股外,喜茶、古茗、茶百道、蜜雪冰城等新茶饮企业,也都被爆出将在明年冲刺港股上市。

对于国内大多数企业来说,上市是一个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考虑做的事,但乐乐茶真的到了上市的“黄金时期”了吗?

首先,乐乐茶在市场份额方面并不乐观。据中国烹饪协会正式发布《2020年度餐饮企业百强和餐饮五百强门店分析报告》显示,乐乐茶母体公司上海茶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排名第74位。另外据奈雪的茶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乐乐茶的市场份额仅为3.9%,而喜茶、奈雪的茶的市占率则分别为27.7%和18.9%。

市占率低与其商业模式有关系。乐乐茶走的是与奈雪的茶更为相近的“欧包+茶饮+第三空间”的高端直营模式。而为了打造社交空间,乐乐茶的门店面积一般较大。其标准店一般在180-260平米,品种齐全的标杆店为260-400平米,旗舰店门店面积更是达到400-600平米,同时门店均布局在城市核心商圈。

而奈雪的茶标准店大约为180-300平米,调整后的PRO店是80-200平米;喜茶的标准店150平米左右,喜茶GO店只有40-70平米。这意味着,乐乐茶的标准店与奈雪的茶的PRO店差不多,甚至赶超喜茶的标准店面积约2倍。

因此,不管是扩店、自建供应链、还是新品研发,乐乐茶都是更为“烧钱”的生意,坪效(每坪面积产出的营业额)也较低。因此乐乐茶的拓店速度并不快。

运营效率无法与开店速度兼顾,加之相对缺乏资本支持,乐乐茶的“圈地”运动并不顺利。当行业老大和老二大举抢占一二线城市点位时,乐乐茶扩张速度极为缓慢。近三年来喜茶、奈雪的茶每年新增两三百家,乐乐茶每年仅新增几十家。

据数据显示,目前乐乐茶门店总数为74家,不足喜茶的十分之一(834家),仅为奈雪的茶的九分之一(675家)。而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中国新式茶饮行业发展现状与消费趋势调查分析报告》显示,在近两年市场趋于饱和,行业整体增速都有所下降的行业背景下,喜茶和奈雪门店增速分别为82%、70%,而乐乐茶仅为45%。

乐乐茶开店数量

并且目前乐乐茶门店主要集中在江浙沪地区以及一线城市,相较于喜茶、奈雪的茶全国性扩张门店,乐乐茶更像是华东地区的区域性店。

如今,奈雪的茶率先在今年6月赴港上市,随后7月,喜茶完成了一笔5亿美元的新融资,估值达到600亿人民币,是国内新式茶饮史上最大一笔融资。

喜茶、奈雪的茶的头部地位已经基本形成,奈雪的茶甚至开始拓展酒屋业务。而乐乐茶门店基数小、增速又慢、参投的头部投资机构也不多,与前两者差距越来越大。留给乐乐茶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如此看来,乐乐茶若选择明年上市,并不一定是成熟的时期,但乐乐茶必须背水一战。

乐乐茶的主要阵地在上海,尤其受到喜茶、奈雪的茶、蜜雪冰城等头部企业的挤压。

单从数据来看,乐乐茶面临的竞争对手数量不少。如此一来,一级市场面对的标的选择会更多。这意味着,乐乐茶的溢价能力也会被明显削弱。

新式茶饮本身的进入门槛就不高,当前这条赛道已进入贴身肉搏的阶段。但不论是热钱还是市场关注度,依然大多都集中在头部品牌。

值得注意的是,新式茶饮属性更偏向于餐饮业,不可完全复制互联网业烧钱赢规模、建壁垒的路线,盲目扩张无法让其立足,产品品质与精细化运营才是实现盈利和占领市场的王道。

但在资本的热炒下,新茶饮市场迅速到达红海阶段。激战之中,不少品牌前期名声大噪,后期因内在缺陷、经营体系不成熟等原因,迅速摔落到谷底。

2018年,鹿角巷凭借一款“黑糖鹿丸”走红全国。但“黑糖鹿丸”模仿难度不高,鹿角巷也并未推出下一个爆款,并且因遭遇7000家山寨店铺围攻,忙于四处扑火维权的鹿角巷在品牌发展的黄金时期,错过了新式茶饮风潮转变的机会,慢慢淡出消费者视线。

“答案茶”也是一个典型例子。曾经火爆全国的答案茶,以占卜为元素,依靠抖音的力量吸引无数消费者尝鲜。当人们以为茶饮市场又冒出一家巨头时,答案茶却短时间内销声匿迹。

究其原因,答案茶在产品、渠道、价格、理念等方面无任何优势可言,只是凭借营销噱头走红网络,当观众审美疲劳后,很快就被市场抛弃。

一边是热钱扎堆投入头部企业,一边是被抛弃的网红营销品牌。面对这一局面,位于第二梯队的乐乐茶即便实现上市,后续也恐遭其他头部品牌的挤压以及新品牌的挑战。要想不成为炮灰,乐乐茶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03

内卷下的外向投资

根据华创证券最新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首予奈雪的茶“推荐”评级,同时也注明了风险提示:同店销售额进一步下滑蚕食模型盈利能力、疫情反复、Pro店模型不及预期、品牌老化。

在这个拥挤的新茶饮赛道,从业者常常感受到“盈利难解,创新内卷”的局面。有媒体曾经估算过喜茶在全国不同城市的开店成本,包括场地租金、装修折旧、设备折旧、人力和水电等成本项内,一线城市喜茶门店每月的固定成本需要近50万元。奈雪的茶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净利率仅为2.3%,但却已经是过去几年中的最好成绩了。

不论是头部品牌还是二三线品牌,新茶饮产品的同质化趋向已经非常明显。一年前喜茶“生打椰椰奶冻”面市,今年7月底,乐乐茶宣布推出“生打生椰”系列饮品。据公开报道,头部品牌间曾多次发生过产品研发创意抄袭的争执,但因为新茶饮的配料很难界定专利,结果只能见仁见智。

值得关注的是,在格局已渐趋稳定,差异化空间缩减的当下,新茶饮品牌们纷纷琢磨起主营业务以外的扩张可能。一边是上市融资,另一边,“投资人”的角色也日渐显现。

否认明年将跻身资本市场传言的蜜雪冰城,日前被曝出于9月13日新成立了雪王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业务包括创业投资(限投资未上市企业);以自有资金从事投资活动等。

拥有投资者身份的还有喜茶与茶颜悦色。据了解,今年7月咖啡品牌Seesaw宣布已完成A+轮过亿元融资,此次投资方中,喜茶作为战略投资方入股。被业内评价为“刚融到5亿美金的喜茶,先花了一个亿买了咖啡”。

就在当月,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通过朋友圈宣布,茶颜悦色投资了一个同为长沙本土网红的茶饮品牌“果呀呀”。天眼查显示,茶颜悦色有 8 家对外投资企业,所属行业包括批发与零售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制造业等。其中,茶颜悦色100%持股的企业有7家。

小结:

无论是消费端还是资本端,茶饮市场的热度有目共睹。

不过,从市场端来看,该市场的竞争也愈发激烈,从新式茶饮起初的产品、场景比拼到茶饮品牌牵头出台新式茶饮相关标准,从融资声音不断到新式茶饮第一股出现,也意味着下一轮的市场竞争是一场综合实力的长期比拼。

与此同时,对于当下也不断暴露出该行业所存在的新问题和新诉求,包括盈利能力、食品安全、商业模式可行性等方面,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赖阳表示,企业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则会有上市的需求,上市后的确能够给企业带来一定资金优势,从而能够给企业的扩张发展带来一定支持。

不过,企业上市并不代表“上保险”,这也要求企业在管理上更加精细化。同时,盈利能力至关重要,企业需要证明自身未来能够盈利或是能够持续盈利。

文志宏表示,茶饮市场的快速扩张和发展使得行业进入到竞争比较激烈的状态,在备受资本青睐的情况下,不少品牌筹备上市的意愿逐渐显露。

不过,事实上茶饮行业竞争的壁垒并不是太强,且进入的门槛比较低,所以未来这个市场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企业确实要考虑且警惕泡沫化的情况。

来源|连线Insight、消费钛度

整编 |小贝

返回赢商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