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商网 > 人物 > 零售人物 > 正文

一个游戏创造了一个市场,我是谜凭什么是“领头羊”

————《Youngers》栏目系列报道

赢商网 曹晓晴
摘要:随着消费大环境变迁,年轻创业者正昂首走来,赢商网独家策划栏目《Youngers》,聚焦年轻一代,与他们深度探访,剖析年轻人的创业之路。

  

“今年下半年,剧本杀市场会迎来高峰。未来随着更多专业人士(如:专业编剧等)加入,入行门槛会越来越高。”

我是谜联合创始人刘洵梦对剧本杀市场的未来有着自己的预判。

而这一现象在今年4月也已初现端倪:据央视网报道,剧本杀市场火热的同时,4月线下门店倒闭数量也同比增高,停业、关店、整顿等字眼抢眼。

剧本杀起源于19世纪英国的谋杀之谜。2013年,英文剧本《死穿白death wears white》传入中国,开启了国内的剧本杀市场。随后几年陆续出现了综艺《明星大侦探》,剧本杀APP我是谜等;2019年下半年迎来爆发,据某生活服务平台统计数据显示,到2020年底,线下门店的数量已达3万家。同时,艾媒咨询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有望突破170.2亿元。

如今,剧本杀市场已经拥有相对完善的产业链,涵盖剧本创作(IP授权方和剧本创作者)、剧本发行商(线上分发平台、线下剧本展会)、线下实体门店和线上剧本杀APP。

其中,较早入行的我是谜,率先在该产业链的每一环节布局,形成了相对完整的自有运作体系,成为这一市场的“领头羊”。  

  

 

从0到1

成为我是谜联合创始人,对刘洵梦来说,较为偶然。

当时,他正处于较为低落的时期,因个人因素,搬到了学弟林世豪那边,那时林世豪时游戏主播,他跟着他一起加入了游戏圈,正式开启了他与桌游的不解之缘。

提起桌游,三国杀、狼人杀或许是最被人所熟知的。在2009年前后,桌游开始进入大众视野,如同现今的剧本杀一样,在年轻群体中风靡,全国先后出现了众多以卡牌和盒装游戏为主的桌游吧(玩桌游的线下社交场所,也称为桌游俱乐部)。

那时,“剧本杀”一词还未出现,还处于“谋杀之谜”时期。

“我们想做游戏,但没有做手游的经验,想着手游里的游戏机制应该是互通的,而且狼人杀、三国杀等游戏也线上化了,就从桌游里找了‘谋杀之谜’这款产品。”是的,没错,在刘洵梦的眼中,或者是大部分人的认知里,那个阶段下的“谋杀之谜”只是桌游中的一种游戏类型。

而最初,他们也仅是想将这款产品IP化,并未预料到“谋杀之谜”会成为“剧本杀”。

在刘洵梦早先的构想中,借助自身制作精美PPT的优势,线上IP化的方式的是同一时间段内多人共同阅读不同的PPT(与现今剧本杀中的剧本类似),并能实时语音。

这一构想的驱动下,我是谜小程序率先诞生。上线一月后,因人气火爆,获得了新进创投、金沙江创投的融资。

随后我是谜也发布了APP版本,至今已拥有注册用户3000多万,形成了以18-25岁的年轻人群为主的用户画像和以周末、节假日、寒暑假等假日为活跃时段的特殊属性。

  

  △我是谜线下门店

 

再从1到N

虽然剧本杀时下极为火爆,并且有一群喜爱的忠实用户。但在此之前,剧本杀处于“圈地自萌”的状态,公众和媒体都未对此有过多的关注。那时,我是谜面临着用户群体培养和品牌阶段性发展的双重挑战。

“2017、2018年,大家还没认识剧本杀,我们出去和别人说的时候,他们不一定听得懂,于是我们想着必须要找一个行业里最标杆的领军者让大家快速理解我们在做什么。”在刘洵梦看来,那个阶段更多的是让大众理解什么是剧本杀,于是我是谜成为了综艺《明星大侦探》的官方指定游戏产品。

创业容易,守业难。

尽管品牌持续性的曝光吸引了一批我是谜的线上忠实用户,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又摆在他们面前:我是谜如何长久可持续的发展?

剧本杀市场虽有数据显示,市场规模突破百亿大关,并且相关企业和参与者逐年增加,但从整个游戏市场的千亿规模来看,剧本杀仍是体量较小的游戏。而在这个新颖的市场中,剧本发行商紧握着市场命脉。

当刘洵梦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是谜也进入了全新阶段:上游抓稳剧本,不仅自己组建了剧本撰写团队,也积极与编剧、影视IP、政府、各企业合作;中游成为剧本发行商之一,发行定制和原创剧本;下游增设线下门店,线上线下两手抓。

现在,我是谜已拥有一个相对成熟的10多人剧本撰写团队,并与安慕希、联想、高通骁龙、迪士尼、新加坡旅游局等合作开发了一系列定制剧本。尤其今年正值建党100周年,我是谜还与政府合作推出了红色系列剧本。

在这过程中,盗版剧本、抄袭剧本等事件也频频出现,剧本的版权问题也一直困扰着剧本杀市场的发展。他对此也格外重视,不仅加强了线上APP的剧本防盗技术,同时还与杨浦区知识产权局成立了一家知识产权维权办,专门处理剧本侵权问题。

终于在2019年,剧本杀市场迎来井喷期,“开店潮”现象明显。也是这一年,我是谜进入了线下市场。

在门店选址方面,我是谜与其他剧本杀品牌类似,以进驻的写字楼等地段为主。不过,购物中心近年来也吸引了一些剧本杀门店。

对此,刘洵梦表示,未来也正在计划进驻更多的购物中心,“受租金和市场考虑,最开始我们不主打进入购物中心,来玩剧本杀的大部分都是目标性导向为主的群体,但现在市场被大众熟知,用户群体的消费方式也有了一些变化,所以我们也看重购物中心渠道。”

目前,我是谜在全国以“直营+加盟”的方式开设了40多家实体店,其中主要以加盟店为主,直营店数量占40%。纵然如此,他们也并未止步线下市场的探索,刘洵梦透露,年底将门店数量控制在50至100家。

  

  

  

  

  

  △我是谜线下门店场景打造

 

至N的N次方

当前,“一夜爆红”的剧本杀,经过了野蛮生长期,已开始进入“大浪淘沙”阶段,涌现了了众多业态纷纷跨入剧本杀行业的现象:“文旅+剧本杀”、“影院+剧本杀”、“博物馆+剧本杀”等等。

似乎,剧本杀与任何行业都能形成链接。

对此,刘洵梦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摸索着我是谜的未来。“我们除了和文旅项目合作,还拓展了剧本IP的周边,沉浸式的戏剧《江户物语》,另有两个剧本改编成电视剧,目前正在拍摄中。”此外,他还透露,另有自制剧本杀相关的综艺节目今年也会上映。

  

  

  

  △消费者在我是谜线下门店体验剧本杀

另外,剧本杀市场还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DM成为一众剧本杀门店吸引客流的方式之一,行业中流传着“好的DM可以提升剧本杀门店口碑”。在刘洵梦看来,这是一个极大的误区,DM是门店的服务人员之一,用户在体验和感受剧本之后才对DM有一定认识,并非会因DM而来,门店更多的核心关键仍在于剧本和场景的打造。

而专业的DM除了掌控剧本进程,更是一名“戏精”。虽然具备综合条件的DM较少,但刘洵梦对其未来规划却有着明确的方向:与腾讯单独成立了一家剧本杀MCN机构,探索剧本杀行业中的KOL发展。

未来的剧本杀,或许会凋零,也或许会依旧精彩,但无论前行道路如何拓展,刘洵梦坚定地书写者他们自己的剧本。

 

说在最后

赢商网:创业之后,觉得自己与之前有发生哪些变化?

刘洵梦:我觉得最大的变化是心态,现在心态比以前好多了,更为乐观。我可以很平稳的去看待任何事情。见识多了,想法也越来越成熟,而且我也是一个乐于学习的人,对于新鲜事物我都有着好奇心,我每天都在不断学习,关注着市场中的一些变化和事情。

赢商网:除了工作之外,业余生活是怎么安排的?

刘洵梦:我的工作和生活并没有分开,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活,别人可能不一定能理解我,会觉得我是一个无聊的人,但我希望把我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而且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其实我没有把我现在做的事情看作是工作,因为这就是我的生活。

赢商网:现在和林世豪的分工是怎样安排的?

刘洵梦:目前他主要管理线下门店多一些,我主要负责商务广告和IP这块。

返回赢商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