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赢商网 > 品牌 > 餐饮 > 正文

上海咖啡馆复工日记:日均150杯,连续40天吃住在店里

咖门
摘要:从日出100杯到200杯+,坚持营业40天,加了1000多人的微信。 上海一家复工40天的咖啡馆,他们经历了什么?又是怎样坚持下来的?

来源:咖门(ID:KamenClub)

作者:晓夕

导语

运费涨了近10倍,每天睡地板,大热天穿防护服配送。

从日出100杯到200杯+,坚持营业40天,加了1000多人的微信。

在上海,有一家复工40天的咖啡馆,他们经历了什么?是怎样坚持下来的?

01

隔离第8天

我们决定回店里做咖啡

从3月下旬开始,上海街上的人流量就开始越来越少,咖啡馆的生意也开始下滑,大部分门店,都在准备最后一波外卖。

3月31日,上海全域进入了“静态管理”。

当天下午两点,徐汇区延庆路也被拉起了警戒线,街上所有的店面都被告知停止营业,YEAST也属于其中一家。

当时,YEAST主理人何姗泽想,“关闭个四五天左右就能营业了,就当放个假吧。”

可是四五天过去,没有任何“解封”的迹象,看着每天疫情严峻的新闻,想着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疫情,和固定不变的房租和员工工资,她的内心不免有些焦虑。

就在家隔离第8天,何姗泽在湖南路街道餐饮群里看到了一则食品安全管理部门发布的消息:“符合持续可供应条件的商家,可以申请线上外卖。”

YEAST一直是“简餐+咖啡”模式,符合食安部门的“白名单”要求。

何姗泽告诉我,YEAST成立于2020年10月,门店35㎡左右,位于徐汇区延庆路,距离地铁1/7号线常熟路站比较近,每个月房租和人工成本最低在6万左右。

和家人商量后,她决定申请复工。“如果不复工,我们就只有支出没有收入。与其在家焦虑等待,不如做些什么。”

“原材料是充足的,在被封店的前15分钟我们收到了一批从贵州寄来的咖啡豆,大概60公斤左右,隔离期间养豆也完成得差不多了。”

决定复工,人就要全部吃住在店里,不能再回家,并且每天都要提供24小时核酸证明。“当时想,吃住在店里还好,就担心没地方做核酸。”何姗泽说。

准备物资也是个问题,“不知道疫情何时才能结束,要准备多少生活必备物资才够,我们心里也没底。”

由于人手和精力有限,何姗泽夫妇决定把菜单做最大化的精简:咖啡只提供拿铁、美式和冷萃3款最基本款产品,简餐提供三明治。

就这样,他们回到店里,开始复工。

02

吃住在店里,“困难比想象中多”

“当我们真正复工了,才发现困难比想象中多。”

4月9日,何姗泽第一次发了恢复外卖的朋友圈,陆续收到附近小区的团购订单,加起来总共有157杯。

第二天早上六点,何姗泽和老公就起床了,开始调试设备、整理单子,准备开店。接下来的一整天,就在制作咖啡和配送之间来回循环。

“没想到第一天订单量有这么多。”久违的忙碌让人欣喜,一直到晚上9点左右,不间断有人下单,送完咖啡、做抗原、打扫、清洁等一系列工作之后,都到夜里12点多了,还要在准备第二天的材料。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天天连轴转。而且刚住店里不习惯,每天睡不好;有时订单多,来不及吃饭,“几天折腾下来,身体就吃不消了。”

何姗泽冷静下来,觉得不能再继续了。

“这样下去,我们的身体抵抗力会下降,如果我们倒下了,还谈何做咖啡?”何姗泽和老公决定改变策略,开始制定固定的营业时间:早上9点开始配送,下午4点停止接单。

并且,每天分工操作,一个人负责在店内制作咖啡,一个人负责在外配送。

日常安排渐渐稳定下来,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咖啡豆充足,但是杯子、杯盖、杯托等易耗品在几天营业后就用完了。而疫情中的运费高出平常的近10倍,比所购买的原材料都贵。

但YEAST的咖啡并没有涨价。“之所以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时候还出来,除了房租人工压力,我们也想为大家做些什么。”

要克服的困难,还有很多很多。

  • 店内没有洗手间,上厕所要跑到一里地外的公共厕所;

  • 每天睡地板,只有一个瑜伽垫,第二天起来腰酸背疼;

  • 晚上制冰机、冰箱不停转,噪音让人休息不好;

  • 送咖啡尤其是个辛苦活,需要穿防护服,随身携带消毒喷雾,每天多次全身消毒、工具消毒;

  • 路上全靠一辆电动车,一天至少要来回跑10趟;

  • 天气越来越热,穿防护服也成了挑战;

  • 店里只有两个人,根本忙不过来,吃饭不规律,胃疼也是家常便饭……

  • 更重要的,是要克服心理上的恐惧。“复工的前几天,上海的确诊病例每天飙升,每次去送咖啡的时候,虽然进行了反复消毒,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担心被感染,每次送餐的时候都很紧张。”

“就这样,从一个个困难扑面而来,到一个个去克服,我们最终都坚持下来了。而且,一切都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

03

40天加了1000多个微信

一切都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从4月9日复工,到5月19日,这40天里,日均150杯+,何姗泽的微信加了1000多个人的微信。

复工40多天,在YEAST的门口一直贴着一张告示:“亲爱的医护人员与志愿者们,你们辛苦了,感谢各位的辛勤付出,疫情期间YEAST免费为您提供咖啡。”

图片

“能为医护人员提供咖啡,也是我们的一份绵薄之力。”

有一次,几个医护人员收到咖啡,眼泪在眼里打转,并去旁边水果店买了一箱香蕉送给了何姗泽。“那一刻,我们也泪目了”。

温暖,总是在相互传递。忙得吃不上饭,周边的顾客会主动给何姗泽夫妇送饭;何姗泽发朋友圈购买睡袋,顾客会送过来自己的睡袋和帐篷。

“现在,睡觉也习惯了各种机器声,顾客送来的帐篷和睡袋,让店里有了露营咖啡馆的氛围感。”

何姗泽说,“因为这次特殊的疫情,让平时只是商家与顾客关系的人,更紧密地连接在了一起。”

而且,“虽然订单越来越多,但是随着分工的明确,熟练的操作和周边顾客的帮助,反倒越来越轻松了,也学会了苦中作乐。”

何姗泽有时间就会在每个外送的袋子写上寄语,比如,“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我们店里约哦”。

在复工的40天里,何姗泽也受到很多顾客温暖的反馈,“能喝到YEAST的咖啡是封控期间最快乐的事情”、“老板娘亲自送过来,期待早日到店里喝”、“很庆幸距离YEAST这么近,每一杯都很珍贵”等等。

图片

“顾客的需求,永远是坚持下来的动力,没想到一杯咖啡能够带来这么大的幸福感。”

关于疫情后的愿望,何姗泽说,“第一个我要回家好好睡一觉,第二个我想来一场真正的露营。”

5月17日,上海市宣布16个区实现社会面清零;5月20日,上海已有1000余家本地餐饮连锁品牌门店恢复线上营业。

希望何姗泽的愿望很快就能实现。

希望上海的每一家咖啡馆,都能早日再相见。

返回赢商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