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赢商网 > 人物 > 人物故事 > 正文

郭广昌的朋友圈:潮起潮落,人聚人散

时代周报
摘要:今年复星系已转让近400亿资产,包括南钢股份、青岛啤酒股份、金徽酒股份等核心资产。

郭广昌不认识所有人,但大多数人都认识郭广昌。

这位55岁的内地前首富,从复旦大学毕业,一手创建了上海排名前三的民营企业复星集团。最辉煌的时候,他掌管着超过8000亿人民币的资产,复星旗下产业遍布生物制药、酒业、房地产、金融证券、航空旅游以及钢铁采矿等众多领域,人们叫他“中国巴菲特”。

上海滩是郭广昌的发迹之地。随着他的财富逐渐积累,人脉逐渐扩张,30年间,他一步步成为人群簇拥的商界大亨。而当复星身处债务危机时,郭广昌也选择回到这里。

9月13日,郭广昌结束海外几个月的“差旅”,赶在台风“梅花”到来之前,火速回国。“山雨欲来风满楼”,彼时彼刻,复星资金链断裂、资不抵债的传言甚嚣尘上。

回国近两个月,微博成为郭广昌与外界沟通的主要方式。9月13日、9月15日、10月25日,郭广昌发了三条长微博,或澄清、或辩解、或表态。与过去一呼百应、从者如云的情况不同,这一次,“中国巴菲特”的微博并没有获得“朋友们”的互动、支持和回应。

名利场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上海滩看过太多潮起潮落,人聚人散的故事。而在当下复星国际的危急时刻,郭广昌和他的朋友们又将上演什么样的戏码?

同患难共富贵,聚散终有时

和大多数草根出生的人一样,郭广昌的朋友圈也是从校园起步。

作为复旦大学学生会干部,农民家庭出生的郭广昌,很早就展示出领导能力与号召力。毕业后,郭广昌留校任职,结识了同样当老师的梁信军,两位复旦高材生在1992年一同下海经商,创立了复星的前身广信科技——一家注册资本金仅3.8万元的咨询公司,公司名称则由郭广昌和梁信军的名字各取一字而成。这一年,郭广昌25岁,梁信军24岁。

两年后,汪群斌、范伟、谈剑陆续加入,广信改名为复星。

这五人都毕业于复旦大学,梁信军、汪群斌和范伟是同班同学,他们三个与郭广昌都是浙江老乡,谈剑是他们当中唯一的女性,也是郭广昌的前妻。校友、同学、同事、老乡、夫妻……复星的创始团队将这些关系交织在一起。后来,人们称他们为“复星五剑客”。

复星集团的第一桶金来自房地产。1994年,上海房地产市场处于起步阶段,靠着给滞销楼盘做营销,复星在这一年实现了千万营收。从3.8万到1000万,复星只用了不到3年时间。此后,复星进入医药、消费和矿产等多个领域,短时间内成为一个横跨多元板块的综合企业。

在共患难的创业期,“五剑客”分工明确:郭广昌掌控大方向;梁信军负责对外沟通,经营政府与投资者关系;汪群斌操持集团内部管理;范伟掌舵房地产业务,谈剑主管行政。

“我们五个人就像五根手指,哪根也少不得。五根手指攥紧,就是一只拳头。”梁信军如是说。

多年之后,汪群斌也曾把复星比作是一个球队。“梁信军是前锋,我和范伟偏中后卫,郭广昌是中场也是是队长。”汪群斌总结到。

“五剑客”的高光时刻,定格在2007年7月16日。

这一天,郭广昌率领管理层赴港敲钟,复星国际总市值576亿港元,成为当年香港联交所第三大IPO。凭借着58%的持股比例,郭广昌一跃成为内地新首富,梁信军、汪群斌、范伟对复星国际的持股比例分别为22%、10%、10%,持有股票市值均迈上50亿大关。

创始团队分享了这场财富盛宴,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梁信军最先意识到这一点。他曾公开说:“我们5个人,都在高速公路上走,现在5个车道的速度是一样的。但是,如果有一个人的车子出了毛病,明显慢下来,你总不能始终在快车道上占着。在复星,只有永恒的企业利益,没有永恒的个人关系。”

但最先离开的,却是五剑客中性格最低调的范伟。科研出身的范伟一直掌舵复星的地产业务,其作风稳健,甚至被投资人质疑过于保守。

2013年,郭广昌为抢“百亿地王”跟潘石屹对簿公堂之际,复星国际执行董事范伟提交辞呈,并不再担任公司联席总裁,理由是“考虑到身体健康因素”。当时,范伟44岁。

而早在辞职之前,郭范心有嫌隙的传言就在市场上传开。

“我这个人赌性不强”,范伟如此自嘲。2013年3月,在复星集团的一封公开信中,范伟的名字不再出现,而是被称为“等创始人”。

下一个离开的,是复星的“二当家”梁信军。梁信军是郭广昌的第一个合作伙伴,是他的左膀右臂,多次在风口浪尖的时刻救过郭广昌和复星。

2015年底,郭广昌因协助调查而失联,梁信军临危上阵组织召集紧急会议。在那段特殊时期里,复星国际的公告中公告签发人落款变为梁信军,此前所有公告的落款均为郭广昌。

但在2017年3月,梁信军突然以“身体原因”为由,通过一封内部信选择了“裸辞”。此前他担任复星国际的副董事长、首席执行官。

在梁信军发布离职信后,郭广昌也很快发布《致复星同学们的一封信》,用较大篇幅回顾了他与梁信军的创业经历。郭广昌在信中说:“在公司,我对别人还算比较客气;但对信军,这二十几年我一直没有客气过,该说就说、该批评就批评。当时我觉得肯定我是对的,但其实也未必尽然。这样的二把手,信军得需多少的容忍、多大的艰难调整,才能接受和面对当着大家的这种批评。换成我,一定没有他这样的隐忍。实在太多的抱歉,太不容易了。”

也是在这一年,复星国际总资产首次突破5000亿大关,郭广昌以662亿身家登上海首富之位。

范伟和梁信军的离开,再加上与郭广昌离婚,早已淡出复星核心管理层的谈剑,五剑客之中,现在只有汪群斌还站在郭广昌的身边,郭广昌亲切地称他为“阿汪”。

多名曾与汪群斌接触过的复星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评价汪群斌是复星内部有名的实干主义者,“多做少说,主抓市场和科研。”

2016年,复星推行全球合伙人计划,郭广昌曾为全球合伙人举办一场迎新会,创业的老人中,只有汪群斌陪伴在侧。

在不久前,郭广昌回国后的9月15日,复星国际召开小范围的投资者沟通会,尚在隔离期的郭广昌在线上说服投资者继续相信复星国际,汪群斌也参加了这场“坦白局”。

“复星五剑客”最终分散。这与大多数商场故事一样:财富积累、朋友圈扩大的同时,往往也伴随着人情冷暖、聚散离合。

宴宾客起高楼,带头当大哥

一百多年来,上海是浙商的舞台,外滩则是舞台的中心。

籍贯浙江东阳的郭广昌一直是浙商圈子里的中心人物。2005年,郭广昌开始担任上海浙江商会会长。上海市浙江商会阵容豪华,与郭广昌并列为名誉会长的为马云、杉杉企业创始人郑永刚、美特斯邦威集团董事长周成建……

“浙商的性格特点是非常有个性,也比较国际化,”《胡润百富榜》的创始人胡润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圈子里,郭广昌比较活跃,经常在公开场合路面,但像钟睒睒、黄铮、丁磊就比较低调,在公开社交场合露面较少。”

性格高调的郭广昌一直将外滩作为宴会厅。每年秋天,复星都会主办外滩国际金融峰会,广邀全球财经政要、机构高管与学界领袖齐聚一堂。作为“主人”,郭广昌迎来送往、乐此不疲。

带头大哥郭广昌,一直呼吁浙商们抱团发展。在公开演讲上,郭广昌曾毫不避讳地说:“现在大家越来越注重抱团发展,像我们浙江商会兄弟一个礼拜看不到就觉得想得慌,就打电话问你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现在我们抱团发展。”

商界圈子中,郭广昌也一直是热心的组织者,他善于调动各方资源,在合作中建立关系,并将多方利益捆绑得更紧。

2010年,郭广昌发起一项雄心勃勃的工程——承接世博会上海企业联合馆工程,就是“郭氏号召力”完美体现。

为了在世博会中建一个民营企业联合馆,郭广昌到杭州五约马云,夜会周成建,以民企带头大哥之姿最终推动场馆在短短7个月之后主体完工。

“这半年时间,我们这些民企老总比以前任何时候聚得都多。”2010年10月28日,距离上海世博会闭幕还有3天,郭广昌不禁感慨,“世博以前我们各自为政,世博以后我们会抱团合作。”

朋友圈抱团增加了郭广昌说话的分量,这种外在的威信让复星对面危机时,多了一种武器。

2017年,在复星海外扩张最凶狠的那一年。面对外界质疑的声音,郭广昌振臂一呼,朋友们纷纷响应。

不久,复星牵头的民营资本联合体入股杭绍台铁路项目,郭广昌因此成为民营高铁“吃螃蟹第一人”;郭广昌对话战略咨询专家罗兰贝格教授,抛出新十年战略;复星收购青岛啤酒股份等,频繁占领主流媒体头版。最终,郭广昌和复星成功度过当时的危机。

朋友圈的扩张、资源的嫁接、话语权的增强,让郭广昌如愿串联起商界关系网,并逐渐站在了圈子的中心。而复星也在郭广昌的运作之下,编织起一幅盘根错节的多元化版图。

自此,在“宴宾客”“起高楼”“振臂高呼”的那些时刻,郭广昌和复星都站在了潮头。只是在当时很少有人会预料到,潮落的危局会来得如此之快。而这一次,面对郭广昌的公开发言,已无人回应。

临危难显真情,重振未可知

现在复盘来看,复星的投资风格,与郭广昌的为人处世的作风非常相似:自信、激进、张扬。多年的成功,让郭广昌和复星都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郭广昌投资的核心流程是:买下资产,或通过重金奖励,或通过人格魅力吸引人才进行管理,先聚人,再聚财,逐步将商业版图推向各行各业。

但就像梁信军当年的比喻,这些人终究跟不上郭广昌的“速度”。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2020年以来,复星系多个核心岗位频繁换人。复星国际CFO王灿、豫园股份董事高敏、复星医药副总裁陈战宇、复星医药副总裁杨樱、豫园股份董事刘斌相继离职,复星医药执行总裁回爱民卸任……人来人往的背后,也代表着复星和郭广昌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除了人的离去,摆在郭广昌面前的还有严峻的财务挑战。截至上半年,复星国际的合并报表总负债为6512亿元,净资产仅为1985亿元;短期计息负债为1236.92亿元,现金及银行结余金额为1171.13亿元,现金无法覆盖短债。

卖,是郭广昌最快回血方法。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今年复星系已转让近400亿资产,包括南钢股份、青岛啤酒股份、金徽酒股份等核心资产。

在此危局之下,仍然有人选择相信郭广昌。时代周报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尽管大多数复星的员工,在面对采访时均三缄其口。但无论是高管还是基层员工,在与记者私底下的交流中,大多数人仍然相信郭广昌的能力和人脉会让复星翻身。

而在残酷的商场之中,仍然有一些朋友似乎选择默默支持郭广昌。

10月初,“世界镍王”、上海市浙江商会成员项光达,在5个工作日内打款12.49亿,买下豫园股份5%股权,向本已危险的复星现金流进行输血。

10月25日,郭广昌携手马云,129亿元买下外滩福祐地块。至此,复星在上海滩已经圈了五块地,这一投资也让外界对于复星的信心恢复不少。

郭广昌能否力挽狂澜,复星能否触底反弹,都还未知。黄浦江水潮起潮落,财富的周围人聚人散,郭广昌朋友圈的故事不是开始,也远未结束。

(时代周报×时代商学院联合出品)

返回赢商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