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赢商网 > 人物 > 人物故事 > 正文

屡败屡战,谁人还信陆正耀?

斑马消费
摘要:从面馆、预制菜,再到新近的库迪咖啡,他屡败屡战、屡战屡败。过去,陆正耀借助资本,打造出了一条上市流水线。如今,资本还会相信他吗?

作者/范建

信誉尽失,陆正耀还剩下什么?

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之后,他一手创立的神州系土崩瓦解。稍事调整,他卷土重来。

从面馆、预制菜,再到新近的库迪咖啡,他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过去,陆正耀借助资本,打造出了一条上市流水线。如今,资本还会相信他吗?

复仇者

陆正耀再战咖啡行业,既有他对行业本身的看好,或许也有失去瑞幸后的不甘。

10月22日,陆正耀携库迪咖啡再度杀回咖啡赛道,首店落子他老家福建的省会福州,并快速在杭州、沈阳等城市铺开。

工商资料显示,库迪咖啡总部位于天津,注册资本1亿美元,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瑞幸咖啡前CEO钱治亚。目前,已在深圳、北京、重庆、武汉、西安、南京等多地设立全资子公司。

库迪咖啡身上,打着浓重的神州系和瑞幸咖啡的标签。官网介绍中称,公司核心团队来自瑞幸咖啡、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等新经济企业。

与瑞幸咖啡的高性价比模式不同,库迪咖啡产品的定价在20元-32元之间。20元一杯的美式、23元一杯的拿铁、29元一杯的生椰拿铁……其实已谈不上便宜。

不过,和当年的瑞幸一样,库迪咖啡开业之初,仍以低价吸引用户。试营业期间,全场9.9元畅饮,若添加官方福利官为好友,还可以得到12张8元的“任饮券”。

瑞幸咖啡当初绑定了汤唯、张震等影视明星,为品牌背书,库迪咖啡则锁定卡塔尔世界杯阿根廷国家队中国区赞助商身份,为品牌造势。

库迪和瑞幸也很大的不同。瑞幸的主流门店以快取为主,搭配少量的悠享店和外卖厨房。库迪更像瑞幸与星巴克的混合体,既有迷你的快取店,也有面积较大的标准店。为了将门店的价值发挥到极致,采用了“白咖夜酒”的全时段经营模式。

尽管,中国的咖啡市场还有较大的空间,但现在的市场环境,已不同于5年前瑞幸创立之时。当时,中国的咖啡市场星巴克一家独大,且价格偏贵。瑞幸以高性价比切入市场,填补了中国廉价咖啡这一市场空白。

那个时候,陆正耀坐拥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两家上市公司,背后还有无数资本不断输送子弹,旺火烧出了瑞幸。

如今,陆正耀信誉扫地,机构还会抢着投资库迪吗?

或许正是对不利环境的综合考虑,库迪一开始就采取“直营+加盟”的并行模式,想借助加盟商的资源快速扩大规模。

为了吸引加盟商的加入,库迪咖啡制定了优惠政策。2023年3月31日前签约的加盟商,每家店减免10万服务费;2023年6月30日签约加盟的,门店若产生亏损,由库迪咖啡弥补。

库迪咖啡已喊出了洪亮的口号:2023年开店2500家、2024年6000家、2025年达到1万家。

这,在陆正耀的前一个创业项目中似曾相识。

跟风者

屏南县,福建省宁德市下辖的一个内陆山区县,常住仅有14万人。1969年,陆正耀就出生在这里。18岁那年,他以县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北京科技大学。4年后,他大学毕业,到石家庄当了一名公务员,捧上了一个铁饭碗。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没过几年,他竟因“单位不让穿花裤衩上班”愤而辞职,回到北京开始创业。

北京中关村,是很多互联网创业者起步的地方,陆正耀在这里做起了通讯业生意。经商,似乎是福建人与生俱来的本领。很快,陆正耀就在中关村立足,成为了阿尔卡特、朗讯在华最大的代理商,积累了人生第一桶金。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仅仅做代理生意,路子会越走越窄,需要提前筹划更长远的发展。

熟悉陆正耀的人都知道,他对汽车痴迷,尤其对悍马情有独钟。

2005年,他赴美国考察,发现美国汽车俱乐部AAA,凭借掌握的超过4000万名会员,整合了汽车经销商、服务商、救援机构,并将触角向金融、房产、通讯等行业不断延伸。

这一时期,中国的汽车产业的发展突飞猛进,陆正耀认定,AAA的模式在中国大有可为。

他回到北京,快速成立联合汽车俱乐部(UAA),意图借此整合中国汽车行业资源。其后,他在UAA的基础上,推出神州租车,“神州系”的雏形初现。

在新的创业路途中,陆正耀遇到了刘二海、黎辉两个投资人。无论是神州租车的规模扩张、神州专车大战优步,还是瑞幸烧钱换市场,刘、黎二人在不同时期,持续为陆正耀输送“枪支弹药”。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创下了全球最快IPO纪录的瑞幸咖啡,在2020年曝出财务造假,涉及虚假交易达22亿元。

整个“神州系”受到波及,像多米诺骨牌一般连续倒下,陆正耀跌落神坛。

短暂的调整之后,他再度开启新的创业征程。

当时,面食赛道火热,市场行情看涨,陈香贵、马记永、遇见小面等连锁面馆,受到资本的热捧,行业头部企业和府捞面更是拿钱拿到手软,估值高达70亿元。

陆正耀转身创立“趣小面”,加入这一火热的赛道。2021年8月,趣小面首店在北京凤凰汇购物中心开业,之后,很快在上海、广州等地落子。

有消息称,趣小面仅开张1个多月,陆正耀就以10亿估值,对外寻求1亿元融资,但结果并不理想。

融资受挫,面馆经营不理想,趣小面很快更名为“趣巴渝”,拓展门店的经营品类。如今,通过大众点评搜索,全国多地的趣巴渝门店都已呈现关门歇业状态。

面馆赛道不通,陆正耀几乎无缝对接,跨入“预制菜”风口,摇身一变,推出预制菜品牌“舌尖英雄”。这次,舌尖英雄选择了全加盟模式,用加盟商的钱来换市场。

舌尖英雄的加盟门槛不高,1万元意向金、2万元品牌管理费和3万元品牌保证金(可退),短短几个月,就吸引了6000人希望登上陆正耀的大船一起发财。

舌尖英雄计划,今年9月之前,在全国落地3000家门店。但直到现在,通过大众点评查询,门店数量不足300家,且很多都已“停业休息”。

资本赌徒

创业早期,陆正耀一步一个脚印,像一个封建家长,希望将企业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经营UAA时期,当时还在联想投资任职的刘二海,就想给陆正耀投资,但被拒绝了。

但在后来的一场场大战之中,陆正耀看到了资本的魔力。

租车市场首场大战中,他收下了刘二海送来的800万美元,把神州租车砸进了行业第二。

2010年,行业大战再起,一嗨租车、车友租车等竞争者,相继拿到外部数以亿计的融资,神州租车的市场地位岌岌可危。

陆正耀一咬牙,牺牲了神州租车的控制权,换得联想12亿元投资。这些钱,一半被他拿来买车,神州租车成为了全国首家车队规模过万的租车公司。另一半钱,用来降价补贴用户,换取市场份额。

2014年,神州租车在港交所上市,他和投资人一举套现16亿美元,皆大欢喜。

同样的模式,在后来的专车大战中,如法炮制。

2016年,陆正耀将神州租车、专车、买买车、车闪贷等业务,打包进入神州优车,在新三板挂牌。顶着“专车第一股”的光环,公司挂牌之初市值曾超过400亿元,高居新三板榜首。

在神州体系内,陆正耀描绘了一个“人车生态圈”的宏大故事:没车的人可以找他租车、打车,买买车平台,又可以提供车辆交易服务,想买车没有钱,神州可以提供汽车金融服务。

不过,从神州系的实际经营情况来看,更像是一个内部运转的资本游戏。

神州租车有庞大的车队,车辆除了租给终端客户之外,很大一部分都租车了神州优车跑专车;神州租车的车辆,在运营几年之后面临淘汰,又通过买买车作为二手车对外交易。

因此,体系内部形成了巨额的关联交易。2017年,优车是租车的第一大客户、租车是优车的第一大供应商,交易金额高达30亿元,分别占比两家公司采购和收入总额的三成以上。

这样的生态闭环似乎还不够。神州租车作为全国最大的单一车辆采购商,把上游的利润拱手让予其他车企,怎么想怎么不划算。

于是,2019年3月,神州优车以41.09亿元,从北汽福田手中,收购了宝沃汽车这个烫手的山芋,涉足造车,神州系汽车全产业链建成。

在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身上,陆正耀熟练掌控了模式→故事→烧钱→上市→套现全流程,将神州系打造成了资本流水线。

这一招,在瑞幸咖啡身上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更不惜财务造假,铤而走险。

如果不是受瑞幸咖啡财务造假波及,很难想象,陆正耀如若继续掌控神州系,现在会是怎样景象。

瑞幸咖啡强制退市后,陆正耀出局。不过,他仍留有一手,在瑞幸管理层安插“自己人”、曾经的助理郭谨一,试图卷土从来。

在郭谨一的治下,瑞幸咖啡非但没有死去,而且越活越好,股价甚至在粉单市场屡创神话。

有消息传出,陆正耀一度想悄悄地以债转股的形式,再次进入瑞幸管理层。

郭谨一果断出手,推出了“毒丸计划”,将陆正耀拒之门外,自己人瞬间变仇人。

神州系鼎盛时期,陆正耀曾放出狂言:“创业开始,我还从未失手过。”如今,这变成了一句笑话。

返回赢商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