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档大撤退背后:资方洗牌、发行归零、影院关门……

河豚影视档案 刀刀 景慕 荣易
摘要:还有一位三四线影城的影院经理,直言“没了春节档,今年营收会少一大半”。

1月23日11:41,《熊出没》宣布撤档,11:52,《姜子牙》宣布撤档……13:40《急先锋》宣布撤档。短短两个小时,春节档七部影片集体撤档。中国将迎来首个无片可上的春节档。

和上次《囧妈》等三部影片宣布提档不同,这次没有争议,没有质疑,所有人都一致表示理解和支持。从1月20日武汉激增新型肺炎136例,到今天凌晨武汉正式“封城”,疫情的迅速蔓延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对正在奋战春节档的影视行业从业者来说,更是一大噩耗。集体撤档一事,虽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春节档某部影片的宣传人员,前一秒还和记者在群里对接采访合作,下一秒就接到影片即将撤档的通知。打开微博,另两部电影《熊出没》《姜子牙》已经官宣了撤档声明。她赶紧和群里的“媒体老师”们道歉。

为什么撤档来得如此突然?“这次集体撤档,发行方也是临时决定的。几部片子有几个共同的资方,同时商量通气,然后前后脚公布。即使要有个别片子想留,估计最后也得被官方劝退。”某资深发行人员十分无奈。

和片方、发行一样,影院也不好过。“一路走来真是跌宕起伏。”从肺炎新闻刚开始爆发时的无措,到迅速采买消毒设备,再到接到撤档通知后处理退票事务,浙江金华某影城经理老胡十分感慨。另一名身在湖北的影城经理在接到小娱的采访邀约时,只回了四个字,“一言难尽”。还有一位三四线影城的影院经理,直言“没了春节档,今年营收会少一大半”。

其实,早在1月20日武汉肺炎新闻发酵后,娱乐资本论就写过文章(肺炎危机、471影院被封杀,春节档遭遇黑天鹅事件),没想到这篇文章竟然成了2020年娱乐资本论第一篇10万+的稿子。不断增长的阅读量背后,弥漫着全行业乃至全社会人民的恐慌情绪。

在这种恐慌情绪的蔓延下,春节档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终于,七片撤档,靴子落地,随着全国人民因不断蔓延的肺炎疫情进入战时状态,以往硝烟四起的春节档之战还未开打便已结束。

片方:7部电影全撤档,这个选择艰难却又无可奈何

其实,随着疫情愈发扩散,“春节档电影该不该撤档”的话题,这两天已经频繁在微博上被提及。昨天小娱在采访武汉影院经理就发现,在武汉地区已经有部分影城选择停业。

在此之前,各方均对于2020年的春节档都抱有极大希望。不同于以往春节档的喜剧片为主,今年春节档涵盖了悬疑推理、国漫、体育、动作枪战等多元化的题材,也无疑拉高了市场的期待。

虽然由于预售开得晚,而导致各家片方无法大规模做宣发,但是在18日预售开放后,片方的宣发都铆足了劲儿。

预售开启前两天,《囧妈》就在各地大规模点映,并进行口碑宣传,《夺冠》亦在预售之后开放了点映,并在微博、抖音等社交媒体,以及品牌广告上铺陈宣传;《唐人街探案3》也和《明星大侦探5》进行联动,《姜子牙》《紧急救援》等也均有不少宣发动作。同时,这些影片的预售票房也不负众望。截至昨天,大年初一全国预售票房已经达到了3.79亿元。

而“好日子”没过几天,自从21日疫情大面积爆发开始,春节档的关注度不仅直线下降,而且还出现了观众大规模退票,以及“希望春节档影片撤档”的声音,直到今天中午传来撤档的消息。

事实上,今年春节档的影片,原本有望打破去年58.59亿的记录。

《唐人街探案3》由于前作口碑和唐探网剧的粉丝做打底,以及日本众多知名演员的加持,已经是不少业内人士“内定”的冠军。很多影院经理也在预测时提到,《唐人街探案3》将是春节档最稳的影片,并均表示将给到30%左右的排片。并且《唐探3》也一直稳坐预售票房第一,截至昨天已有超过2亿的预售票房。

2019年11月,《囧妈》签订对赌协议,横店影业为其保底24亿票房。而且《囧妈》也确实具有这样的潜力。在开放点映后,《囧妈》口碑也一直上升,由之前猫眼想看指数只排在第四名,预售开启后便一直排在票房第二位。截至昨天,《囧妈》的预售总票房已有4439万。

至于“命运多舛”的《夺冠》,在经历了陈忠和事件和改名后,很多人以为会“凉”。但实际上,在点映过后,《夺冠》的口碑却一直在转好。看起来,如果一切正常,《夺冠》或许也会获得不错的票房。而《姜子牙》身背“封神宇宙第二部”的光环,也攒足了观众的期待值。

但是疫情当前,一切以安全为大。撤档的消息公布后,大年初一的预售票房已经蒸发掉60%。

今天下午,小娱就撤档一事采访了各家片方。然而他们均表示,目前特殊时期,不便多聊什么。“既然已经撤档,那就先踏实过好年,保持身体健康,一切事情等到年后再说吧。”

春节档片方选择撤档,无论是出于疫情影响会极大影响票房,还是舆论压力,抑或出于对观众安全负责的考虑,这都实在是一个艰难、无可奈何,却也在意料之中的选择。

发行:春节档变数吓退初入行者,来年电影市场会更迷

和片方和宣发公司一样,发行公司收到撤档消息时也感到措手不及。

参与了电影《唐人街探案3》发行工作的实习生小辰在群里看到撤档通知后一脸懵。随后,他又在班级群里收到“3月前不准提前返校住宿”的通知。彼时,他正在机场候机准备回家。放眼望去,戴口罩的人明显多了不少,氛围一下子变得压抑、沉重起来。

小辰是北京一所艺术院校的本科应届生,本专业是舞台灯光设计,对口剧场工作。之所以跨行电影圈是因为觉得演出这行不太稳定,还得熬年龄熬资历,趁着还没毕业,想抓紧尝试下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如果合适就果断改行。

在一个偶然机会下,他于去年九月份进了一家电影发行公司,配合上级做春节档电影《唐人街探案3》的工作,这让他很是振奋,经常在朋友圈里发电影的宣传物料。当《唐探3》在预售数据上全面碾压其他片子时,他坦言,那一刻真是有点“主人翁光环”的感觉,也找到了这份工作存在的意义。

但撤档通知打碎了他的美梦。毕竟付出了三四个月的心血,自己还是朋友圈里《唐探3》的代言人。但不管再怎么难过,在天灾面前,一切都不算什么。

至于之后的安排,他表示还处于观望状态,但发行这行应该是不再做了,年后会办离职,除非遇到更好的机会。《唐探3》的撤档成了让他离开这一行的最后一根稻草。对一个追求稳定行业的人来说,今年春节档的变数实在太多。

今年春节档的变数有多大呢?即使是身经百战的资深发行人员军哥也被惊着了。他告诉小娱,“发行方今天也是临时决定,难得一见的整齐划一。几部片子有几个共同的资方,基本是同时商量通气,然后前后脚公布。即使要有个别片子想留,估计最后也得被官方劝退。”

说话间,他发来一张来自猫眼的票房截图和一个“不可描述”的表情包,《唐人街探案3》在撤档后不到两个小时,数字便已蒸发至两千万不到。眼看着辛辛苦苦拉上来的数据就这样没了,内心多少还是不太好受的。

难过归难过,但在采访中,所有的采访对象都表示能够理解和支持撤档的行为。“在这种环境下撤档,是中国电影历史乃至世界电影历史的首次。国难当头,需要电影人的良知,不能昧着良心赚钱。这次撤档充分显示了中国电影人的精神。”军哥说。

更让他担忧的,是春节档之后的情况,“目前,疫情扩散速度之快,还不知道何时才能被全面控制。有传言更是说要等到五月份。那么,失去春节档假期红利的七部电影,必然会和之后待上映的片子扎堆竞争好档期,在这种极不明朗的情况下,鼠年档期估计会乱,来年票房可能也成问题。而且这几部片子都有大资本方,商业模式也都不一样,年后的大市场可能也会乱,说不定借机市场还会洗牌。”

对于今后的规划,军哥十分迷茫, “且先过年。年后肯定一大堆事儿,不用脑子都可以想到。”

影院:没了春节档,三四线城市影院恐遭灭顶之灾

如果说片方决定撤档是壮士断腕,发行方同意撤档是因形势所迫,处在最末端的影院,就只能被动且平静地接受撤档了。从三部影片提档,到两家售票平台宣布武汉地区可无条件退票,再到如今的七部影片集体撤档。几番波折之下,影城经理们已经见怪不怪,早有预期。

接到小娱电话后,从业15年的影城经理小东异常平静。对于如今的状况,早在1月20日新闻通报武汉新增上百病例之前,她就做好了关门的心理准备,“那时圈内就有很多消息在流传了,疫情一旦爆发,密集型场所肯定要受到极大冲击。”

作为一家省会城市的影城,小东所在的影院营收一直不错,春节档的票房大概占到全年总营收的5%。1月20日灾情发酵后,影院马上采购了消毒液、杀菌喷雾、手套、口罩等一系列清洁用品,从昨天起所有工作人员就开始全副武装。但清洁的速度赶不上电影撤档的速度,七家片方通知一发,一切工作都停滞了。

“撤就撤吧,刚好可以早点回去照顾我妈,给他们做七天饭。”小东苦笑。她准备一下子把七天的排片都排完,然后安心回家过年。“没新片子,也就意味着没什么新变化,咱就正常排片好了。而且排了也没啥意义,我估计也没多少人去看。好多影院都得关门,消毒清洁什么的很麻烦。”

最让小东担心的,其实是春节档之后。这波新片不上了,那下一波呢?按照目前疫情的发展状况,春节过后又是一波返程高峰,疫情很可能持续整个2020年第一季度。

“这次疫情的影响绝不仅仅限于春节档,也不仅只是电影院损失惨重,对上游的创作都会有影响。”小东认为,受疫情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开机的剧组肯定会少很多,这就直接影响到下半年乃至明年的影片产量,“肺炎影响的是整个影视行业的生态系统。”小东强调。

也不全是坏事。纵然之前对“史上最强春节档”的种种规划和期许都已成泡影,但对影院经理来说,这次的撤档也让他们获得了难得的假期。“我进影院以来,除了怀孕那一年,其他几年的春节从来没有回家好好过过。今年也许真的能放心过个好年了。”小东说。这或许肺炎阴霾下,唯一能安慰到他们的地方。

没了春节档,一二线城市的影院还能苟活,还有资格探讨“春节档要不要营业”这样的话题,但对一些三四线城市的小影院来说,春节档影片的“团灭”无异于灭顶之灾。小燕在江苏某地经营着一家有着38年历史的老影院。十多年前,这家影院才开始改用数字放映机。整个影城不大,环境设施也相对陈旧,但还是有一批固定的老客户。

作为十八线小县城,城里有观影需求的年轻人并不多,来小燕所在影院观影的人,多半是附近学校、医院的学生和工作人员。“我们边上的乡镇开了家影院,免费给大家放电影都没人去呢。他们更愿意去打牌、打麻将,觉得看电影耽误时间。”小燕说。

这样的影院,不夸张地说,每年就靠着春节档这样的热门档期生存。过年了,在一二线城市工作和上学的年轻人都返乡了,小燕的影院才有人去。但随着疫情的发酵,一切都改变了。

1月20日,看到武汉肺炎发酵的新闻后,小燕立刻为影院购买了几套紫外线杀菌设备。结果今天上午刚安装完毕,中午就在几个影城群里看到了春节档电影集体撤档的消息。“我们小影城平时都没什么人来,如果一年有三百万的票房春节档都要占去150万。这下赔惨了。”

不是没有心理准备。前两天,就陆续有人打电话给她说要退票。出于疫情考虑,小燕也都无理由为他们办理了退票。但全部电影集体撤档,对她来说还是很突然,“没啥说的,损失肯定大,但还是要支持。”

小燕所在的影城有个很大的影厅,座位多达868个,平时基本不怎么开,因为人太少。春节期间,她把这个厅的排片都给了《唐人街探案3》和《姜子牙》,指望这两部电影能把今年影城的营业额冲上去。如今,这些努力都白费了。

“其实提档对我们来说还是好事,本来春节假期就短,多排一天还能多赚点钱。我们影城的员工本来就三班倒,年三十也一直有人值班,提档后重新排片也没啥。主要还是撤档,这一撤我们今年直接损失了一大半,回本恐怕是不可能了。”小燕沮丧地说。

七部影片撤档后,影院打算怎么办?关门大吉恐怕是更好的选择。小燕盘算了一下,肺炎疫情发酵,再加上没有新片上映,春节档去电影院的人肯定很少。此外,春节期间员工加班还要付三倍工资,每场电影开场前后的清洁消毒程序也很繁琐,种种成本加起来,还不如关门。

小燕现在的心愿是,国家能尽快找到治疗新型肺炎的治疗方案,等疫情过去了,电影也就能重新上了。她想起上次《叶问4》上映前,也传出过撤档的声音,她刚帮顾客退了两张票就又接到通知说能如期上映。当时,影院经理们还在吐槽薛定谔的定档时间打乱了排片计划,如今,连这吐槽的机会都没有了,人们只求国泰民安。

阅读全文
原标题:春节档大撤退背后:资方洗牌、发行归零、影院关门……
返回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