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商网 > 公司 > 正文

苏宁自救的关键点

未来消费APP
摘要:苏宁面对的,不仅是某个生意失利的短期财务问题,而是传统零售在互联网转型的过程中普遍面临的问题。

  作者 | 赵小米

  出品 | 36氪-未来消费(微信ID:lslb168)

7月5日晚间,苏宁易购发布多条公告,核心内容有三点:终止2月份的股份转让协议;披露其股份转让的最新方案;发布2021年上半年的业绩预告。

先是终止与深圳国资企业深国际和鲲鹏资本的股权转让协议。这笔148.17亿元曾被认为是苏宁的救命钱,在2月28日发布公告时,苏宁股价一度涨停。但随后苏宁的拮据并没有改善,此前有报道称只是资金到账较慢,如今宣布直接终止。

据网易财经报道称,深国资之所以终止入股,是因为在项目尽调时,此前苏宁在2019年罗静案中爆出的财务问题导致。

苏宁易购继续寻求国资牵头解决资金难题。此次股份转让的最新方案是,以江苏省、南京市国资牵头成立,总规模为88.3亿元人民币的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有限合伙),将获得苏宁易购16.96%的股权。

新新零售创新基金内的产业投资人还包括华泰证券、阿里、小米、海尔、美的、TCL等,均为与苏宁业务来往密切的合作伙伴。

在协议转让完成后,苏宁易购将不存在控股股东与实际控制人。张近东持股比例将从20.96%降至17.62%,仍为苏宁易购第一大股东。

苏宁在资金链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仍然选择引入多方资金,目的在于,能由张近东为首的企业方,继续掌舵苏宁的未来。

这在一定程度上,能看出张近东仍然认为,苏宁目前的债务危机只是暂时性的,在缓过资金压力后,公司还能回到正常轨道上。

苏宁同日公布的上半年业绩预报显示,苏宁易购预计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5-32亿元,而去年同期亏损数字仅为1.67亿元。报告明确表示,公司遇到阶段性的挑战和困难,二季度销售收入预计同比下滑超过30%。

虽然财报详情仍未披露,但巨亏的数字已经表明,在实体零售普遍回归正常后,苏宁的线下布局持续拖后腿,线上业务也未能撑得起销售数字。

作为老牌零售企业,苏宁经历了实体零售最辉煌的时期,一度成为中国零售业之首。这一切离不开张近东和其带领的零售老兵,对线下门店及经销商的经营。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苏宁眼下的财务危机,也正源于此。

如何欠下千亿负债

复盘苏宁此次流动性危机,资金链出现问题在去年12月。据中国基金报报道,由于苏宁集团的资金链断裂,在渤海银行的贷款已经违约,民生和建设银行已抽贷。

据苏宁易购2020年报显示,其总负债高达1352亿元,高于其流动性资产1074亿。而其母公司的负债情况更为严重。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去年第3季度,苏宁电器总资产达到4051.91亿元,总负债为2995.49亿元。

高达千亿的负债雪球并非一日滚成的。苏宁持续增大的债务流出,很大程度跟新业务的试错与扩张有关。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2012年8月,那场由京东挑头,苏宁迎战的价格战。刘强东连发3条微博称,要在未来三年保持0毛利,价格比苏宁低10%;苏宁当时的执行副总裁李斌发微博回应,苏宁所有产品价格必低于京东。

2013年,苏宁改名为“苏宁云商”,在线上保持低价的同时,还推出了“线上线下同价”的打法。这一举措,影响到苏宁深耕多年的实体经销商与供应链体系,原本占据最高利润份额的线下业务,开始持续亏损。那年,苏宁净利润同比减少95.84%,仅为3.07亿元,这也是苏宁盈利的最后一年。

从2014年起,苏宁这家实体零售企业,陷入了与互联网公司缠斗的泥潭中,其业绩也至今持续亏损。

对此,苏宁一方面变卖资产,另一方面,激进地扩张新业务。正如张近东2014年喊出的那句“先开枪,后瞄准。”

先看苏宁变卖的资产,7年间,苏宁先后出售PPTV股权14.47亿元,二度出售阿里巴巴股权32.32亿元、110.12亿元,苏宁金服增资155.58亿元,以及出售苏宁便利超市35.91亿元。

再看苏宁大手笔投入的地方。从2012年利润下跌开始,苏宁先是收购了红孩子、PPTV、苏宁足球、天天快递等业务。若说上述项目收购金额不算太大,2017年,苏宁涉足最重资产的地产生意。

2017年,苏宁向恒大地产战投200亿元。一方面,恒大作为一线房地产商,可对苏宁线下的苏宁广场、苏宁小店等布局提供支持;另一方面,恒大地产画的饼是即将A股上市,若上市成功,苏宁将获得极大的回报。

后续大家都知道了,恒大不仅上市失败,还陷入了流动性危机。

苏宁一方面想通过投资挣钱,另一方面大手笔收购重资产的零售公司。2019年2月,苏宁以21亿元收购万达百货旗下37家门店;同年9月,苏宁以现金48亿元人民币等值欧元收购家乐福中国80%股份。这些举动,似乎是为了加强苏宁在家电以外品类中线下零售的竞争力。

但财务数据表明,收购两家未处在上升期的线下企业,难以给苏宁易购带来新的增长潜力。2019年和2020年,苏宁易购净利润持续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也是在2019年,可能由于财务压力,苏宁不断缩减自己线下直营店的数量,从2018年的2368家,缩至今天的131家。作为替代,苏宁用轻加盟模式的苏宁零售云小店来支撑线下布局。

针对其核心品类家电,苏宁持续想将线下生意做轻;但又不断在实体线下零售其他品类中布局,这导致苏宁无法专心去做互联网生意,线下零售布局又难以产生协同效应。

花出去的钱未能带来多少收益,反倒拖累了苏宁主要业务苏宁易购。上述大部分的投资行为,是通过苏宁易购发债、融资得来的资金进行。

资金流出,导致苏宁易购本身现金流堪忧,据腾讯《棱镜》报道,有文章称根据苏宁易购的存货周转天数、应付款周转天数等数据推算,苏宁易购通过供应商的资金来完成自身的资金循环。2019年苏宁易购零售业务营收为2500余亿元,但其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之和超过700亿元。

就这样,苏宁的资金缺口越滚越大,直到现在的千亿级别。

苏宁自救的关键点

苏宁易购这次流动性危机,本以为可以在上半年通过深国资的认购救急,但由于种种变化,救命资金迟迟未到。目前,这笔江苏国资88.3亿元的款项到账,也仍需一段时间。

对此,苏宁上半年做出接二连三的努力,旨在保住公司的正常运转。先是停止旗下足球俱乐部运营,再将亏损严重的天天物流业务大幅收缩;6月又出售商品房产,其电竞战队也有传闻指将被转卖。

除了变卖公司资产外,6月2日,江苏国资委已经通过设立新零售基金,通过股份转让的形式,将31亿元“借与”苏宁,明年4月需以回购的形式还款。

但对于苏宁来说,即便资金到账,其债务问题仍然面临压力。据《AI财经社》报道,2021年内苏宁系将有160亿元债券到期,需要兑付。

作为老牌零售企业,苏宁面对的,不仅是某个生意失利的短期财务问题,而是传统零售在互联网转型的过程中普遍面临的问题。

先是如何决策。苏宁的一系列线上业务手段,都属于应对十分决绝且快速的选手。但代价就是试错成本高,正如前文所言,虽然苏宁线上取得一定的增长,并担起了公司70%的营收,但线下业务受到了影响。

公司决策背后,更难的是对于用人的抉择。张近东本人,不管是对于同事,还是对于恒大许家印的业内好友,都可以用“讲义气”来描述。

至今,苏宁的高层,仍然多为零售行业出身的老将,这也导致一些管理层缺乏互联网思维。

另外,苏宁目前出现人才断层的现象。管培起来的下一代多为80后和85后,仍未达到可以接班高层老将的程度。而从外部引入职业经理人,又是张近东不会去选择的做法。

今年从苏宁离职的员工王雪对36氪-未来消费谈起前东家,五味杂陈。在高层人员更迭迟缓的背后,透露出的是张近东讲感情,讲义气的事实。这些人性化的举措可能也拖了苏宁的后腿,但难以对其进行好坏的评定。

同样,苏宁对于新业务方面的重投入也是同理。王雪认为,苏宁愿意花真金白银的钱,给新人和新业务试错的机会,本身也并不是件坏事。

“苏宁目前的发展,需要辩证的看。”王雪总结道,“本质上,苏宁是A股公司,现在虽然主营电商业务,但发展路径,就是和京东、阿里不一样,这没办法。”

苏宁在暂时获得资金驰援后,是否能实现自救,目前来看,张近东的个人意志仍然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今年春节前,张近东明确提出,“该关的关,该砍的砍”,自此开始了坚决的业务整合。先是明确回归零售主业,并将苏宁拆分成苏宁易购、苏宁云网万店两个上市和非上市体系。

归到云网万店中的业务也被梳理出六大单元:苏宁零售云、苏宁小店、苏宁拼购、苏宁有货、B2B、海外购。

2020年财报显示,苏宁特别单项公布了其云网万店的发展业绩:云网万店平台商品销售规模同比增长33.61%,自营商品销售规模同比增长45.28%。

同时,零售云门店数量突破8000家,规模直接辐射上万乡镇,双线服务超2.5亿用户,协助超1800个品牌商实现渠道下沉。2021年,零售云的目标是在下沉市场再新增展店4000家——达到12000家苏宁易购县镇店。

零售云带来的下沉市场,或许是苏宁是否能局面向好,并转型成一家为实体零售赋能的互联网公司的关键点。

返回赢商网首页